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入骨暖婚:嬌妻有點甜
手機訪問

第239章 我恰好有機會見到過

    很多不屬于她的工作,她也可以幫忙去完成,所以就導致她經常作息不正常,幾次差點進醫院。

    于公,他愿意讓芮曼姿回去,于私,他又不愿意。

    現在再看芮曼姿這個樣子,他覺得,還是把這個權力交給芮曼姿吧,不管她做什么樣的決定,他都會支持她的。

    他在旁邊想了很久,正好把牛奶都晾溫了,拿給芮曼姿剛剛好。

    可是當他坐在芮曼姿身邊的時候,他就發現芮曼姿的臉色非常不好!

    “怎么了?”明煜下意識地就嚴肅了起來,手中的杯子也被丟到了一邊。

    “我查到這個鞋印的出處了。”芮曼姿一邊說,就一邊把電腦移到了明煜的面前,頁面恰好就是鞋底的那一頁,把元銘拍的那張照片拿出來比對,這幾乎就是完全吻合的!

    “這是?”明煜滑動了一下頁面,仔細查看這個鞋子的信息。

    芮曼姿揉了揉眼睛,頹然地躺在了沙發上,慢慢地說出了她的發現。

    “這個鞋子,是限量版,全國都沒有幾雙,但是,我恰好有機會見到過。”

    明煜回過頭,有些驚訝地看著她,難不成,這個人就是他們身邊的人?

    芮曼姿注意到他神態中的震驚,苦笑了一下,又坐了起來,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沒錯,我見過這雙鞋,是杜俊毅,杜俊毅有一雙和這個一模一樣的鞋!”

    這件事情提起來也是說來話長,她本來是不太關注于什么名牌的,可是出于工作需要,她也需要了解一下,所以當她看到杜俊毅的這雙限量版的鞋時,她還多看了好幾眼。

    當時杜俊毅以為這鞋子可以引起芮曼姿的注意,還特意跟她強調了一下鞋底的特殊性,說它如何如何好等等……不過芮曼姿就掃了一眼,根本沒聽。

    她原本也就是覺得這個鞋子挺好看的,沒有多想,她對杜俊毅的這種行為也不感興趣。再說杜俊毅也就穿了那么一次,她也就沒有很上心。所以,當她發現那個鞋印的時候,她就只是覺得自己在哪里見到過,但是完全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你確定嗎?”明煜又看了看這個鞋子,心里莫名堵得慌,真的是杜俊毅嗎?

    “我確定,這鞋子,杜俊毅的確是有一雙,不過,我很不想相信,這會是他留下的。”她不知道這樣說,明煜會不會吃醋,但這是她的心里話。

    眼瞧著她之前的猜測就要成真了,她這心里是真的很不是滋味。

    不過明煜這一次并沒有吃醋,他握著芮曼姿的手,安慰了她一會兒,然后看著電腦沉思了一會兒,最后拿起了手機,聯系元銘。

    元銘那邊也正在調查著這個鞋印,接到明煜的電話,還以為是來詢問進度的,剛想說一下情況,結果明煜就先開了口。

    “我們已經查到了這個鞋印的出處,是一款限量版的鞋,據小曼回憶,杜俊毅就有一雙這樣的鞋,你去調查一下,或許會有新的發現。”

    “什么?”元銘還沒有想到過這一點,聽到明煜這么說,頓時就感到有些驚訝,如果這件事情又和杜俊毅有關的話,那么兇手……

    明煜也是一陣頭疼,他也不想看到這樣的局面,雖說杜家的人都不咋地,可是自相殘殺也不是一件好事,最關鍵的是,馮子丹被他們如此利用,結局未免過于慘淡。

    “你要盯緊了杜家,他們目前的動靜似乎很大,在破案之前,一定不能再讓他們興風作浪了!”明煜幾乎就是在以一個上司的口吻給元銘下達了一個死命令,他不想再看到杜家出來搗亂了。

    “明白!”元銘也是很嚴肅,就像是他們曾經一起戰斗的時候一樣,干脆利落地應答著。

    芮曼姿在一旁聽著他們兩個人一言一語,心里感覺踏實了很多。從剛剛的悲戚中緩過神來,她又變成了一個剛正不阿的“女戰士”。沒錯,她不會因為一己私情而去為杜俊毅開脫。

    讓老師傷心,那是杜俊毅的過錯,如果她念及舊情,對杜俊毅有所包容,那么老師就會更加傷心,她也有違初衷,更無言面對她自己的身份。

    “你呀!這回心情好些了吧!”明煜看著她亂糟糟的頭發,既是好笑又是無奈,“你什么時候才能把這個毛病改一改啊,這樣很傷頭發的!”

    “怎么,你嫌棄啊?”芮曼姿眼睛一橫,瞪了明煜一眼,后者瞬間變慫,趕緊搖頭,“沒沒沒,我這不是擔心你嘛!”

    “哼!”芮曼姿又給了他一記白眼,沒有和他計較。

    “好了,你快去泡個澡吧,累了一天了,讓自己放松一下,我把這邊的情況和表哥說一下,讓他也注意一點。”明煜幫她理了理頭發之后,就把她哄進了臥室,然后到書房里面給芮澤恩打了一通電話。

    芮曼姿也覺得自己是挺疲憊的也沒管他干嘛去了,直接進了浴室。

    電話撥通之后,明煜把他們最近的情況給芮澤恩講了講,隨后拜托他關注一下杜家的上層領導,“如果有什么異動,隨時告訴我們,也好給我們一個防范措施。”

    “沒問題,這些問題你就放心地交給我吧!”芮澤恩很干脆地答應了。

    聊到這里,他又不禁感慨,也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和明煜之間竟然也有了默契,如同兄弟手足。曾經的他們,可還是互看不順眼,一有點什么事情,準會意見不合,當然了,他們也沒有合作幾次。

    “如果不是因為小曼喜歡你,我還真是想象不到,有一天我們也會這樣和平共處。”

    “就算沒有小曼,我們也會的,即使你再不喜歡我,我們的目標卻還是一樣的。”明煜輕笑著,似乎從來都沒有在意過這些。

    芮澤恩先是愣了一下,繼而跟著笑了出來。

    說一句實話,他的肚量還真的沒有明煜大,明煜似乎從來沒有在意過他的偏見,倒是他,一直懷疑明煜,把他視為陰險之人。

    “你們兄妹可真是像,怪不得是一家人呢!”聽了芮澤恩的話,明煜在這邊笑得更開心了,給芮澤恩講到了他和芮曼姿第一次相見的情景。

    他覺得,他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個場景了,一個很有頭腦,但是略為莽撞的女生,因為一種直覺,便滿世界地追蹤他,指責他是兇手,說到頭來,他和芮曼姿之間,應該算是她先主動的吧!

    芮澤恩在聽完了他的講述之后,也是笑話他這個妹妹,沒想到平日里看起來還挺穩重的一個小丫頭,在遇到明煜之后,還有過這樣的舉動,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可能就是應了那句老話,‘不是冤家不聚頭’吧!”明煜嘆了一口氣。他也曾一度以為自己不會遇到喜歡的女孩了,可是在遇到芮曼姿之后,他才知道心動的滋味。

    “誒,不過,我記得小曼的生日就要到了吧?”兩個人聊著聊著,芮澤恩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就提醒了一下明煜。

    往年的生日,都是他給芮曼姿過的,今年這丫頭也嫁了人,那就要拜托給明煜了。

    “放心吧,哥,我都還記著呢,早就在計劃了,你要替我保密,給她一個驚喜!”明煜看著窗外的風景,嘴角微微上揚,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能會忘記呢?

    “我明白!”芮澤恩的心情也很不錯,在和明煜相處的這些日子里,他已經越發了解了明煜這個人,的確是一個值得托付的好男人。

    有他來照顧芮曼姿,芮澤恩也可以放心了。

    兩個人又多聊了一會兒之后,芮澤恩有事要忙,便結束了通話。

    明煜大致收拾了一下書房,然后徑直回了臥室,他也是有些累了,沖個澡就準備休息了。

    可是當他打開臥室的門時,他就看到了裹著浴巾剛才浴室里出來的芮曼姿。

    她的頭發還是濕漉漉的,眼睛上還帶著一絲霧氣,臉頰因為熱氣的緣故,有些緋紅。

    明煜看得有些癡了,他和芮曼姿同居這么久,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個樣子。

    而芮曼姿的狀況就不太好了,被一個大男人這樣直勾勾地盯著,就算那個人是自己的老公,她也難免會有些羞澀,畢竟她和明煜之間,還沒到那種很自然的老夫老妻的狀態。

    “咳,那個,你忙完啦?正好我泡好了,你進去吧。”最后還是芮曼姿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她挪著小步子就去衣柜里找睡衣。

    真是頭疼,因為心里想著事情,她進了臥室就直接進了浴室,忘記拿睡衣了,這才會有這么尷尬的場景,幸虧里面還有條浴巾,不然的話……

    “看來以后還是要多拉近一些夫妻距離了!”明煜嘆了一口氣,最后還是不得不讓芮曼姿幫忙,遞一套睡衣進來。

    轉眼間就到了芮曼姿的生日,明煜提前起來收拾好了一切,等到芮曼姿起來的時候,他直接把早飯端了過去。

    芮曼姿還有些迷茫,暈乎乎地看著他,不明白他今天怎么會這么勤快。

    明煜揉了揉她的小鼻子,然后把溫牛奶塞到她的手心里,看起來很溫柔但又有些嚴肅。

    “快趁熱把早餐吃了吧,我們今天要一起出去一趟,有些工作急需處理!”

    “哦,好!”芮曼姿這才反應過來,迅速地把早餐給解決了。

    明煜看到她這樣認真的樣子,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可真是個傻丫頭,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說是去工作也真的相信了。幸虧他和芮澤恩還記著,不然她就要錯過今年的生日了!

    等到芮曼姿全部都整理好了之后,明煜就打算帶著她出門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芮曼姿接到了一個電話。

    這個號碼已經許久不曾打過來了,是一個律師的,曾經負責過芮曼姿父親的案子。

    “您好,請問您有什么事情嗎?”芮曼姿很尊敬這個律師,不管是他的身份也好,還是他曾經對芮家的幫助也好,這都是芮曼姿應該有的態度。

    “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你來一下律師所。”律師溫和的聲音傳來,總是能夠讓芮曼姿的內心感覺很溫暖。

    “好的,我現在就過去!”芮曼姿聽著他的話,感覺他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沒有過問明煜的意見,就趕緊答應了。

    掛掉了電話之后,她才想起來,今天還要出去工作。她有些抱歉地轉過頭來,本想和明煜道歉,讓他自己先去辦事的,結果明煜卻很溫柔地笑了笑,拉著她的手出了門。

    “走吧,我陪你一起,那件事情不著急!”

    芮曼姿有些疑惑,剛剛他還說是急事的,怎么這會兒又不急了?不過車子啟動了之后,她就沒有多想了,還是先去律師所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到了律師所之后,他們發現張律師就在門口等著他們。

    他一看到芮曼姿,就很欣慰地展開了笑容,“來了?”

    “嗯,來了!”芮曼姿也對他笑了笑,這種久違的親切的感覺是真的很美好。

    張律師為人很好,在接觸了芮家的案子之后,對芮曼姿也很是照顧,給她做過很多次心理疏導,對于芮曼姿來說,他是一個大哥哥,也是一束光。

    這種感覺是和芮澤恩不一樣的。

    “進來吧,我們邊有邊說。”張律師給她和明煜做了個手勢,和芮曼姿并肩走了進去。“我直說好了,其實你父親曾經給你留下過一筆財產,但是我受到囑托,一直都沒有告訴過你!”

    “什么?財產?”三個人這時已經走進了張律師的辦公室,芮曼姿剛想坐下,就聽到了這個消息,驚得她又站了起來。

    “是的,你沒聽錯,他給你留下了一次財產,不過這個財產并不在我這里,而且存放在銀行里面,這些年一直以你的名義保存著,我也是看著快到時間了,這才聯系了你。”

    張律師攤了攤手,這是芮先生曾經囑托給他的一件事情,雖然他不是很明白為什么芮先去會以這樣的方式來保存這次財產,又為什么指定一定要今天告訴給芮曼姿,但是現在他也總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沒有辜負芮先生的信任。

    “這是他什么事情留下來的?”聽張律師提到了指定的時間,芮曼姿很敏感地就皺了一下眉頭,好奇地問了一下。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