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我帶男主玩書穿
手機訪問

第440章 請罪

    他明明沒有看見他的表情,他的背影明明和從前一樣挺拔,但是,他就是敏銳的察覺到了他的悲傷。

    到底發生了什么?

    京都之中,巨大的震動,震碎了大片的林樓屋舍,人心惶惶,或悲戚吶喊,或瑟瑟不安,帝墨寒看著一片狼藉的街道,淡定沉著的安排著官員和人馬善后。

    出奇的是,這一次的地震雖然很大,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傷亡。

    仿佛連老天都在庇佑著亓月的子民,但是帝墨寒知道,真正保護著亓月子民的人,是上官翩若。

    神殿密室之中,冥夜離陡然睜開了眼睛,心口猛地傳來一陣劇痛,他無名指上的戒指,變得黯淡無光。

    一口鮮血,猛地從他的丹田翻滾,直直的涌上了胸口,滾到了喉嚨,然后,從他的口中吐出。

    他來不及屏氣凝神,調整氣息,慌忙推開了密室的大門,沖了出去。

    盈玉就跪在密室口前,美眸暗淡,神情嚴峻,整個眼眶都微微浮腫,像是剛剛哭過一般。

    “奴婢有負國師大人所托,沒能護好二小姐,請國師大人責罰。”

    話落,盈玉雙手奉上一柄寶劍,低頭頷腰,任憑冥夜離發落。

    盈玉剛剛說要,槐玉、蘇玉、泣玉也紛紛上前跪下,一人手中奉上一柄長劍,滿滿的,都是自責。

    那一瞬間,冥夜離的腦海中,浮現出無數種可能,每一種,他都無法接受。

    他身形微晃,面白如紙,漂亮的唇瓣失了血色,緊緊的抿著,深邃的眸,動也不動的盯著跪著的四玉。

    良久,直到他手腳冰涼的溫度,蔓延到了心底,他才緩緩的開口,聲音沙啞的可怕。

    “到底發生了何事,盈玉,你仔細稟來。”

    “是。”

    盈玉舉著長劍的手并未放下,她字字清晰的向冥夜離說著事情的經過。

    聽到最后的時候,冥夜離的心徹底涼了。

    “什么叫做憑空消失了?還連帶著上官翩舞一起?”

    冥夜離面露慍怒,白衣之下,身影略顯單薄。

    強行終止閉關修煉,他受到了自己靈力的反噬。

    靈力越高,反噬便越是嚴重。

    從那一次,他發覺翩若能傷到他之后,他的bug屬性,就好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不是無堅不摧,變得會流血,會受傷,到如今,他自己都能傷到自己。

    “奴婢聽陛下的人來報,說二小姐與那上官翩舞,是去了冰室梵天境。”

    “梵天境?”

    冥夜離無限下沉的心臟,像是找到了一個支撐點,停止了下墜。

    冥夜離并未等到盈玉的回答,便直接撕裂了空間,徑直到了絕命宗。

    南庭正在舉行絕命宗下一任宗主的交接儀式,剛剛完成,便聽見天魔宮外的雪峰轟隆一聲巨響。

    “報……”

    守門的弟子來報“啟稟宗主,國師大人來了。”

    “哦?是嗎?他來的還挺快。”

    南庭不緊不慢的將手中代表著宗主之位的魔戒,戴到了燕雨茗的手中,便聽到外面,又傳來了一聲巨響。

    “報……啟稟宗主,國師大人他將咱們宗門兩邊的柱子給砸斷了。”

    南庭生氣了,“這個冥夜離,今天是吃彈藥了吧?”

    他將臉上的蝙蝠王面具,親手戴到了燕雨茗的臉上,以后,才叮囑道“從今以后,絕命宗便交給你了,我交代給你的事情,你一定要牢牢地記在心上,若你忘記了,必定會遭受天罰之苦,魂飛魄散,魂歸三境之外。”

    “是,屬下立誓,有生之年,必定會謹守宗主教誨,如違此誓,定受天罰加身,魂飛魄散,魂歸三境之外。”

    燕雨茗立誓之后,南庭才滿意的點頭。

    “絕命宗人謹記,此生必定只能終于絕命宗,忠于新宗主,不然的話,宗規伺候,絕不手軟。”

    “是,屬下必定忠于絕命宗,忠于新宗主,不死不棄。”

    眾人齊聲應道,數千道天罰之誓齊齊落下,與立誓之人締結天地契約。

    所有的一切全部完成之后,南庭才在第三聲轟隆聲響起之前,出了天魔宮的門。

    冥夜離站在白凰之上,皮膚細膩,膚色與他腳下的白雪幾乎相同。

    南庭一見他,便幸災樂禍的嘖嘖了兩聲。

    “喲,這不是國師大人嗎?幾日不見,怎么變得如此憔悴了?”

    冥夜離直接無視了南庭的調侃。

    他滿臉嚴肅的問道“若兒是怎么去梵天境的?她已經恢復了記憶和靈力是不是?”

    南庭冷哼一聲“是又怎么樣?怎么,本宗主告訴你,萬年前本宗主就看你不爽了,你不就是仗著你比本宗主帥了那么一丟丟,所以才在尊主的面前裝高冷耍酷嗎?你曾經傷害過尊主的事情,她全部都想起來了,所以她走了,再也不回來,也不想再見到你了,你還是好好的呆在你的神殿里,當你的國師大人吧。”

    南庭耍起脾氣來,活生生的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小屁孩。

    去了梵天境,并不是想要回到塵天境,就隨時能夠回來的。

    就連南庭一萬年前,為了收集淮若的魂元,從圣天境直降到梵天境,到現在的塵天境,都遭受過非人的折磨。

    若不是他命硬,此刻他應該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當年,同他一起來的人,一百個人,早就已經死了,只有他一個人還活著。

    當然,這樣的艱難,并不包括冥夜離。

    三境之中,每一境都設立有神殿,神殿在,守護者便在,他們可以利用神殿與神殿之間,特殊的傳送能力,直接跨過境界之分。

    但是,擁有這樣跨越權限的人也只限每一境的神殿之主。

    冥夜離懶得廢話,他此刻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差。

    翩若已經恢復了萬年前的記憶。

    她既然能夠將上官翩舞也帶去梵天境,這就說明,上官翩舞的靈力也已經到了能夠進去梵天境的資格。

    這樣一來,便不難猜測出,上官翩舞也恢復了記憶和靈力。

    冥夜離來去匆匆,直接回了神殿。

    如果萬年前,他真的傷害過翩若,那么現在,必須要打開他自己封存了萬年之久的那段記憶,前去梵天境,尋找上官翩若。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