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反派爹地滾遠點
手機訪問

第六百七十九章 舊時記憶重現

    須臾,腿間,一股熱熱的東西,流了出來。

    安蕎眼皮一跳,久違的,她曾經竭力想要忘記的,不想在記起的感覺,又回來了。

    她皺眉低頭看去。

    一股細細的血跡,順著她的腿,向下蜿蜒而下。

    安蕎腦子哄地一聲巨響,然后就是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會想了,就那樣傻傻的站在那,低頭看著自己的腿。

    黃媽也慌了。

    “老夫人,老夫人!”

    她緊張的叫著秦母。

    秦母有一瞬間的愣神,然后鎮定下來。

    冰冷的視線,從安蕎小腿上的血線,緩緩向上。

    驀的冷聲出聲“你這是想要訛我嗎?演這出苦肉計!為了離間我兒子跟我的關系,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可惜,我是不會上你的當的!”

    訛她?苦肉計!

    安蕎閉下眼。

    暫時停擺的腦子,恢復了連接。

    那段前塵過往,清晰的,不受她控制的,全都一起如潮水,涌了出來!

    徐徐抬起頭,目光冰涼的,沒有躲閃的迎上秦母的眼睛“我需要訛你嗎?秦夫人!”

    她嗆道。

    看見秦母此刻冰冷無情的臉,還有那高高再上不可一世的神情。

    安蕎仿佛又看見了當年的秦昭天,也是用這樣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站在云端,輕蔑的看她,那神態就像她是低到塵埃里的臭蟲!

    時光較錯,安蕎的記憶發生了混亂,驀一時,她分不清現在是九年前,還是當下。

    只知道,那一樣的痛,在身體里,緩緩的蔓延!

    舊時的記憶,逐漸清晰強大,陷入痛苦的她,連身體的痛,都麻木的感覺不到了。

    機場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

    當其中兩人,想要伸手去攙扶安蕎的時候。

    安蕎卻推開了他們的手。

    就在機場的工作人員,試圖跟安蕎再次溝通時。

    推著行李車上來的秦昭天丟下行李車,沖了過來。

    分開不過短短幾分鐘!

    他沒想到,他上來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他的安蕎,站在那,面色難看神色痛苦,額頭上都是虛汗。

    腿上觸目驚心的血跡蜿蜒!

    還在不斷的往下流!

    而他的母親,則冷如一座雕像般的站在安蕎對面三四步的位置,不為所動。

    “蕎!”

    他伸手一把抱住她!

    安蕎虛空的視線,漸漸凝聚,然后定在他臉上。

    “照?????”

    剛張嘴說了一個字的安蕎,雙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蕎!”

    感覺安蕎身下,血越來越多的秦昭天,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聲,抱著安蕎拼命向外狂奔。

    上了一輛的士之后。

    叫司機用最快的速度朝最近的醫院而去!

    安蕎的裙子濕透了,他也跟著浸泡在安蕎熱乎乎的血里。

    血那么熱,安蕎的身體,卻越來越冷!

    他扯開的衣服,緊緊的裹在她身上。

    司機見狀,回頭對秦昭天說了句“后面有毯子!”

    秦昭天抽出只手,向后看去。

    果然那里放著床折疊好的薄毯。

    秦昭天將它拖過來,抖開。

    將安蕎裹的嚴嚴實實的。

    “蕎,蕎!你醒醒,你堅持住,咱們就到醫院了!蕎!”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