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仙路不長生
手機訪問

第76章 年輕有為

    范堅白遲疑了一下,問道:“莫道友,你畫個道出來,怎么分?”

    莫陽笑道:“平分唄,分成三份。【←,2↘3o不過,這些東西畢竟都是飛蛇幫搶來的,大部分都是從安平鎮得來。我們最好把靈石分了就好,其他的東西,若是不太重要,最好就別分了,都還回去吧,誰都不容易。”

    石牧拱手道:“莫道友的情懷,令人敬重!”

    范堅白猶豫道:“莫道友,平分……不合適吧?”

    “啊?”莫陽愣了一下。

    范堅白道:“剿滅這飛蛇幫,都是你一個人的功勞,我和石牧二人,頂多是打打下手……”

    莫陽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手一揮,正色道:“范道友,你這么說就見外了。這飛蛇幫是我們三人合力打下的,少了誰都不行!再說了,若非在下遇到了范道友和石道友,又哪有機會來到安平鎮?又哪有去金三角撈金的機會?”

    “可是……”

    “好了!范道友,你若再是堅持,就是太小看我莫陽了。”

    范堅白沉吟了一下,鄭重的一拱手,“莫道友胸懷之廣,格局之大,令人欽佩。”

    石牧也正色道:“莫道友,能認識你,是我石牧的榮幸!”

    莫陽擺了擺手,笑道:“既然是同舟共濟的朋友,就沒必要客氣了,快分吧。我再仔細檢查檢查,有沒有什么暗閣……”

    范堅白和石牧就開始瓜分靈石,心中的那份躁動,怎么都掩飾不住。

    一顆顆亮晶晶的靈石從手中滑過,那份細膩光滑,令人心曠神怡。

    時間越久,心中就越是感動。

    “范道友,你說……莫道友是不是很富有?”石牧見莫陽離開了,就低聲說道。

    范堅白點了點頭,“至少出身不凡,跟我們不同。”

    石牧道:“我也看出來了,這滿屋子的寶貝,莫道友卻視而不見,可見他是真的見過大世面。不過,我有一事怎么也想不明白。”

    “什么事?”

    “莫道友既然身家不菲,怎么會不辭勞苦跑到這月牙湖,屠滅了飛蛇幫?”

    “自然是為了天道正義。”

    “除了正義呢?”

    范堅白瞥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石牧道:“我總覺得……莫道友是為了幫我們才來的。”

    范堅白盯著他看,沒有開口。

    石牧就緩緩道:“買凝氣丹的時候,莫道友肯定看出來了,你我二人囊中羞澀。▲-,◇o≧聽說這邊有一個霍亂安平鎮的飛蛇幫,就自告奮勇的過來除患。所謂的仇人之說,并非是為了逗趣樂樂姑娘,而是為了讓我等有一個臺階下,面子上過意得去。”

    范堅白想了一下,深以為然道:“很有這種可能,莫道友的一身神通,驚天動地。就算沒有我們二人,他也能一個人剿滅飛蛇幫。之所以叫我倆過來,很可能就是要讓我們參與其中,分一杯羹給我們,讓我們二人也能有些身家積蓄。”

    石牧感動的眼淚差點下來,感嘆著道:“可笑的是,他為了說服我們過來,還給了我們每人一百顆凝氣丹做為報酬。范道友,跟莫道友的大義情懷和細膩心思比起來,我感覺我真不是個東西。”

    范堅白也喟然道:“莫道友的為人,令我等羞愧啊!”

    就在二人竊竊私語的時候,莫陽剛巧走到了閣間外,把他們的對話都聽在了耳中,心中有些感嘆。

    這種偏僻的小地方出身的人,當真是淳樸厚道。

    莫陽覺得自己的心思沒有白費。

    對于這種老實厚道、知恩知義的人,哪怕你幫助他們的再多,都心甘情愿。

    若是遇到忘恩負義之輩,哪怕給他們一粒米,都是浪費。

    當然,淳樸老實的背后,就是缺乏深邃的心機。

    他倆把莫陽想的太簡單了。

    以莫陽的心智和城府,若是只為了幫助范堅白和石牧,讓他們能賺些靈石,用得著費這么大勁的冒著風險來剿滅飛蛇幫嗎?

    他當然是有更主要的目的。

    金三角地區是出了名的亂,充滿了yu wàng、罪惡、財富和殺戮。

    莫陽既然要去金三角,就必須有備無患。

    恰好,樂樂的那個凝氣三層的爺爺,曾經在金三角地區當過伐木工人。

    他那深邃的眼神和處變不驚的氣度,讓莫陽幾乎敢確定,這位老先生……當年在金三角撈金的時候,肯定有些特殊的經歷。

    這才是根本原因。

    幫助范堅白和石牧,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在閣間外停佇了一會兒,莫陽才輕輕的咳了一聲,向里面走去。

    這時,范堅白和石牧已經整理好了靈石,見莫陽過來,范堅白就笑道:“莫道友,這里一共有八百五十三塊靈石,我們每人可以分……”

    “好了,范道友看著分便是。”

    莫陽不以為意的擺擺手,然后就抬起了另一只手。

    這手上,擺著一個發霉的殘破的小黃冊子。

    “這是?”

    范堅白和石牧一臉疑惑。

    莫陽笑道:“這是我在洪煉臥室的暗閣里找到的,是一本神通秘籍!”

    “神通秘籍?”

    范堅白和石牧對視了一眼,眼神都灼熱無比。

    他倆是凝氣一層不假,可依靠的是仙界公開的基礎心法,苦苦修煉才達到的成就。各種各樣的神通秘籍,那都是傳說中的寶貝。

    莫陽把這本發黃的小冊子遞了過去,說道:“范道友,石道友,你二人雖然有凝氣境的實力,卻不通運用靈氣和靈能的法門,說白了,就是沒習練過戰法。恰好,這《血影神掌》,就是一門戰法神通。”

    “血影神掌?”

    范堅白接過了小冊子,想到了什么,失聲道:“就是剛才那個洪建……洪煉使用的掌法?”

    莫陽點頭,“沒錯!”

    范堅白就深吸了一口氣。

    他是見過洪建出招的,就覺得是漫天血氣,鋪天蓋地,威力極大,讓人既是羨慕又是恐懼。

    雖然被莫陽輕易po jiě了,但強大的威力不是假的。

    石牧喃喃道:“莫道友,這門《血影神掌》神通……是給我們了?”

    莫陽道:“當然,這門戰法我看了,修煉起來并不難,而且血氣還有一定的腐蝕效果,比普通的靈氣功法還要強大三分。只可惜,這《血影神掌》是殘破本。”

    石牧道:“殘破本也挺好了,也挺厲害了。”

    范堅白也連連稱是。

    看向莫陽的眼神,就愈發的敬重了。

    尤其是石牧,眼角都有些濕潤。

    莫陽不想讓他倆太尷尬,轉而笑道:“好了,既然收拾的差不多了,咱們就走吧。帶上丹藥,給樂樂姑娘送去。剩下的東西,讓他們安平鎮的人自己來處理吧。”

    ……

    樂樂正用胳膊撐著柜臺,發呆走神,嘴里自言自語的呢喃道:“洪煉……洪建……我記得是洪建的,難道真的改名了?”

    “樂樂姑娘。”

    就在這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樂樂趕緊站起身來,慌忙待客,可一抬頭,頓時就愣住了,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的道:“莫仙師?”

    莫陽笑道:“怎么,這才過了一個多時辰,樂樂姑娘就不認識我了?”

    樂樂奇怪道:“莫仙師,你不是去尋仇了嗎?”

    恍惚間,她好像忽然就想明白了,神色間閃過了一抹失落,微微苦澀道:“我知道了,莫仙師肯定是查清楚了,飛蛇幫的幫主叫洪建,不是洪煉,不是你的仇人,所以你就回來了……”

    莫陽笑笑,也不廢話,從腰間解下了自己的儲物袋,然后攤掌一抬,一道青光浮現在了儲物袋周身,一件件東西就從儲物袋里飛了出來。

    “是琺瑯瓶!這是我們琺瑯閣的東西!”

    樂樂看到一件件熟悉的東西從莫陽的儲物袋里飛了出來,雀躍的驚呼起來。

    東西越來越多,覆了整整半個屋子。

    “是輔傷丹,是可以治療爺爺老傷的丹藥!”

    樂樂走上前去,一把搶過了一個紅綠相間的小瓶,打開一嗅,頓時就喜極而泣,沖著后面大聲的嬌喊:“爺爺!爺爺你快來呀!莫仙師把我們的丹藥給搶回來了!”

    看到她活潑可愛的歡快樣子,莫陽、范堅白和石牧三人,也都感同身受,嘴角流露出了一抹笑意。

    贈人玫瑰,手有余香。

    這是一種淡淡的溫暖縈繞心間。

    過了一會兒,樂樂的爺爺就步履蹣跚的走了過來,精神很差,可是看到了這滿屋子的瓶瓶罐罐,頓時就老淚縱橫起來,沖著莫陽三人,就深深鞠躬:“老朽左茂才,多謝三位小友。”

    “不敢!不敢!”

    莫陽三人連忙躬身還禮。

    對方不僅是長者,還是凝氣三層的前輩,受不得這樣的大禮。

    左茂才抬頭凝望著莫陽三人,顫抖著聲音道:“敢問三位小友,那飛蛇幫……”

    莫陽笑道:“已經被剿滅了。”

    “剿滅了?”左茂才面色微變。

    石牧很有精神的道:“是的,凝氣三層的幫主洪煉,還有四個凝氣一層的頭目,都被我們……其實是莫道友,都被他除掉了。”

    莫陽補充道:“老先生,那護心島上還有很多作惡的凡人,在下不知如何處理,還請您老安排人手。另外,島內倉庫內還有不少好東西。其中有八百余顆靈石,被我三人瓜分了,算是我們為安平鎮除惡的報酬。剩下的東西,我們一概沒動,你們可以派人去查點。”

    左茂才深深的看了莫陽一眼,贊不絕口:“年輕有為,了不得!”11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