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頻道 > 被渣男劈腿后我成了豪門闊太太
手機訪問

第226章 太自責

    果然是孫玉強。

    原雅舒擔心的就是孫玉強。

    還沒等梁宇把話說完,原雅舒就直接轉身離開,上車一路飆車速,猛超幾個紅綠燈,趕到醫院。

    一路上猛彪車速的時候,原雅舒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當原雅舒停車,從車上下來的時候,看到這個醫院,不祥的預感更加強烈。

    這可是伊香霖工作的醫院。

    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原雅舒開始狂奔,沖進醫院里,找到舒志軒。

    舒志軒站在走廊里,一臉的郁悶,將衣服狠狠的摔在地上,握拳砸向墻面,全然忘記雙手的疼痛。

    果然是應驗了。

    原雅舒走過去,面無表情,“人呢,孫玉強怎么樣了?”

    舒志軒靠著墻,滑坐下去,將頭埋在膝蓋里,沒有說話。

    “我問你,孫玉強人呢?”

    原雅舒提高了音量,在安靜的醫院里,顯然是個高分貝噪音。

    “這里是醫院,請你安靜。”

    伊香霖不知從何處冒出來,雙手插兜,一臉的冷漠,繞過原雅舒,走到舒志軒身邊,蹲在他的身側,拍著他的肩膀,“你已經盡力了,你不要太自責。”

    舒志軒抬起頭,眼睛泛紅,望著原雅舒,“孫玉強死了。”

    “怎么死的?”

    聽到孫玉強死的消息,原雅舒出奇的平靜,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突發性心梗,搶救無效死亡。”

    伊香霖站起來,以一個醫生的身份說道。

    “怎么會突發性心梗?他昨天還是好好的,怎么可能會突然發病。”

    原雅舒不相信,覺得十分可疑。

    “許太太,你在以什么身份詢問我?”伊香霖眼神輕蔑的掃過,淡定的說道,“所以,我沒有義務回答你這個問題。”

    原雅舒對伊香霖的自以為是感覺到十分的厭惡,對她的態度毫不客氣。

    “伊香霖,我沒有跟你說話,請你不要隨意搭話。”原雅舒看向舒志軒,“舒志軒,我在問你呢,孫玉強怎么死的?他被關在審訊室里,怎么會突發性心梗?”

    “我不知道。”舒志軒緩緩站起來,“一大早,我去審訊室準備突擊審訊的時候,發現他就不行了,就立刻送到醫院搶救,還是晚了一步,送到醫院就沒有呼吸了。”

    “廢物。”

    原雅舒從不喜歡罵人,但對于舒志軒的失職,除了廢物,再沒有比這更合適的詞。

    “原雅舒,請你嘴巴放干凈點。”伊香霖終于找到發泄的點,趁機挑撥道,“你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你卻這么形容他。在你眼前,你們的友情是不是就不值一提?就算你嫁了許嘉譽,有了高貴的身份,但也不代表,你可以這么侮辱別人的人格。”

    本來舒志軒一直都很自責,孫玉強的死,確實是他失職,對于原雅舒的責罵,也是一聲不吭的態度。

    伊香霖為人冷淡,大多時候都是一副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會為了他吵架。

    聽到伊香霖這么維護他,舒志軒心里還是很溫暖。

    從對原雅舒愧疚的眼神轉向原雅舒,變得溫柔,還有幾分愧疚。

    他居然會因為父親的三言兩語,要跟她分手,太不是男人該做的事情了。

    “孫玉強的事情,我會做個詳細報告遞交上去,同時會跟路叔叔和姜阿姨交代清楚。”

    舒志軒這么做,等于是把原雅舒排除在外。

    等于就是在說,原雅舒是多管閑事。

    而這態度轉變之間,只是在伊香霖說了那幾句話之后。

    任憑原雅舒已經見識過很多次,舒志軒因為伊香霖改變原則,到了今天還是難以接受。

    舒志軒的態度,原雅舒無法接受。

    她的確不是這個案子的當事人,更不是路佳寧的直系親屬,可是他們三個人一起長大,彼此之前的感情都很清楚。

    這次路佳寧被綁架,原雅舒冒著生命危險把人救出來,想著查到孫玉強背后的真兇,做出那么多努力,結果舒志軒一句話,就把她排除在外,整件事情就跟她沒關系了。

    原雅舒不開心,甚至失望,可以吵架,可以鬧,做什么都可以。

    但這一切只針對舒志軒,當著伊香霖的面就是不行。

    原雅舒收斂起所有情緒,藏不住眼中的悲傷。

    “舒志軒,但愿你能對得起你的職業。”

    如果為了一個女人,而忘記掉自己肩負的責任,那是失職。

    盡管原雅舒相信,舒志軒并不知道伊香霖的真面目。

    可是不管是無心之過,還是有心包庇,事情的結果都不會改變。

    原雅舒離開醫院之后,坐在車里,想了很久,所有的情緒全都體會個遍,最后決定振作起來,查清楚整個事情的真相。

    她打了個電話,是給她以前的舊下屬打的,兩人約著在附近的飯店見面。

    她的舊下屬叫江平樂,比原雅舒小一歲,出來實習的時候就跟著原雅舒,原雅舒很關照他。

    江平樂常常開玩笑說,他們之間的關系,不能算是師徒,畢竟年齡上說不過去,更像是革命友情,鐵打的革命友情。

    原雅舒辭職之后,因為信任舒志軒,就將這個舊下屬托付給舒志軒,讓他幫忙帶帶,多學點經驗。

    現在,他是舒志軒的下屬,也參與了路佳寧的營救事件。

    江平樂接到原雅舒的電話,立刻就趕到小菜館,很習慣的走到老位置,果然見原雅舒坐在那里。

    “原姐,又是你先到。”

    江平樂怕讓原雅舒久等許久,所以是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

    “坐吧,我已經點好菜了,還是老樣子,沒有問題吧?”

    原雅舒知道江平樂很忙,不敢耽誤他的時間,所以直接按照以前的菜單點了菜,讓廚房先做著,等他來就可以直接吃飯,能節省點時間。

    “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江平樂在原雅舒對面的位置上坐下,說道,“就知道原姐善解人意,每回點的菜都特別合我心意。感謝,感謝。”

    “你真想感謝我?”原雅舒端正身姿,微微前傾,問道,“要是真想感謝我,那我問你問題,你可不能藏著掖著。”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