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邁向克里瑪莎
手機訪問

14章:夢想的夜(2)

    月光歪歪斜斜地照著依琳的窗臺,透過玻璃,照在她的書桌上。

    她坐在書桌前,點著蠟燭低頭書寫著。

    “獅王都的局勢似乎越來越復雜了,在不久的將來,很可能會有一場風暴。我需要小心翼翼地應對才行。”

    “國王對我有猜忌,但我想慢慢地,他會懂的。貝希爾家族已經奪回了屬于自己的一切,我對他的王位沒興趣。”

    “其他兩位公爵都有異動,不過,只要我不參與,在確保國王手中力量處于強勢的情況下,他們應該也不會貿然動手才對。”

    “格雷……”依琳的筆尖頓了頓,仰起頭,剛巧望見一輪銀色的月,頓時欣慰地笑了,低頭繼續書寫道:“無論如何,他都會站在正義的一方。只要有他在,那么,也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艾倫王國在蠢蠢欲動,兩位公爵在蠢蠢欲動,國王也同樣如此。但,只要我們小心應對,勢必可以避免這場不必要的內亂……”

    就在她樓下的另一個房間里,雪萊坐在沙發上,托著腮,都快睡著了,一個勁地揉眼睛。

    牧師迪恩來來回回地走動著,一臉的焦慮。

    “一天過去了,我連圣騎士大人的面都還沒見到呢。這下完蛋了。國王陛下究竟把他帶到哪里去了?”

    “你要找格雷干什么呢?”雪萊迷迷糊糊地問。

    “也……沒什么事,就談點事情而已。”迪恩心虛地說道。

    “要談很久嗎?”

    “如果順利的話,應該不用。”

    “你放心好了,格雷一般不會拒絕別人的要求。所以,一會你見到他,應該一下就能談完。”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迪恩猛地擦著汗,一個勁地尬笑。

    此時此刻,他們都不知道,從窗戶望出去就可以看到的皮爾斯大教堂鐘樓的頂端,兩只惡魔正在遠遠地盯著他們。

    側過臉,澤達望向了另一個方向。

    ……

    輕輕推開門,格魯格魯伯爵看到了陰暗房間里圍坐著的七八個人。

    正中的,正是唐吉斯公爵。臃腫肥胖的身材,五十好幾的年紀,粗獷的大胡子,粗大的金項鏈,戴滿十根手指的戒指。

    望見格魯格魯伯爵,他一下笑了,端起酒杯道:“讓我們一起歡迎圣騎士的未來岳父大人。”

    “歡迎!”其他人都端起了酒杯,微笑地看著格魯格魯伯爵。

    “哦不,應該是圣騎士未來岳父的父親大人。”唐吉斯公爵補充道。

    這些人,按道理現在都不應該在獅王都,然而事實上,他們都在。不是來參加國王的冊封大典的,那究竟是來干什么呢?

    格魯格魯伯爵都怔住了,睜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費爾南德斯公爵站在他的身后小聲說道:“你不需要出面,不會有人知道你加入了我們。只要在關鍵時候,幫我們推一把就可以了。我們可以保證格魯格魯家在事后獲得一片比現在所擁有的,更大的領地。”

    沉默,許久的沉默。沉默得房間里舉杯的人笑容都有點僵了。

    然而,在許久的沉默之后,格魯格魯伯爵深深吸了口氣,終究是邁開腿,跨入了房間里。

    “為我們共同的未來,干杯!”唐吉斯公爵高聲呼喊道。

    “干杯!”

    一下子,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

    窗外,同樣是皮爾斯大教堂,塔薇婭和澤達,兩個惡魔正用非比尋常的視力悄悄地偷窺著。

    ……

    獅王都的另一個方位。

    屋頂上,凱瑟琳已經氣得瑟瑟發抖了。

    對面坐在煙囪上的薇薇安卻笑吟吟地把玩著手中的小球,那目光充滿著挑釁的意味。

    “如果我是你,就不會把我約到這里來,因為一個惡魔和一個天使,真沒什么好說的。”

    “你答應過我不會揭穿格雷的身份的!”

    “是的,我做到了。我揭穿他了嗎?沒有。”

    “可你在慫恿他揭穿自己的身份!”

    “不,我也沒有。準確地說,我只是在引導他看清世界的真相而已。”

    “他還只是個孩子!他什么都不懂,真的有可能按照你說的去做!”

    “你也知道他是個孩子呀?”薇薇安臉上的笑消失了,冷冷地說道:“引誘涉世未深的孩子信仰圣靈,難道你們不覺得羞恥嗎?”

    “你!”凱瑟琳氣急了,張著口,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頓了頓,薇薇安接著問道:“經受不住考驗的信仰,還是虔誠的信仰嗎?我這是在幫助他成長。我們惡魔的信仰就簡單多了,‘強者為尊,適者生存’,沒你們那么多的講究。如果你們能打敗我們,我們也會心甘情愿地接受圣靈的安排的。可惜,你們沒做到。我們等了好幾萬年了,你們都沒做到。你真相信他信仰的是圣靈嗎?”

    凱瑟琳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著薇薇安。

    緩緩露出一抹微笑,薇薇安輕聲說道:“他信仰的,只是一個夢而已。一個他自己想象出來的夢。或者說,一個……你們給他編造的夢。你們希望他永遠套著盔甲,當你們的圣騎士,沉浸在夢里,可他自己并不想。這個夢從一開始就注定了不真實。天堂從來就不是他想象的樣子,神圣信仰也并不是那么美好。這你我都知道。有一天,當他親手揭開面紗,看到夢的真相的時候,他就會重回黑暗的懷抱,變回原本的巫妖。到時候我就完成任務了,而你,也可以回去復命。其實我們都沒什么損失。不是嗎?”

    “啪”的一聲,圈在食指上的小球落入了掌心。薇薇安從煙囪上優雅地跳了下來,微笑著說道:“好了,你想說的話應該也已經說完了吧?我得先回去了,畢竟,我不能離開我的監護對象太久。考驗他的時候就要到了,呵呵呵呵……”

    在一陣笑聲當中,薇薇安的身形緩緩虛化,直到徹底消失。

    屋頂上,只剩下凱瑟琳還站著了,呆呆地站著,攥著拳頭,竟有些不知所措。

    夜風輕輕地吹,背上翅膀的羽毛在風中輕輕晃動著。

    ……

    澤達將視線收了回來。

    站在獅王都的最高點上,他可以俯仰整個獅王都。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感知。

    最后,他又將目光投向了另一個方向。

    ……

    長長的街道上,格雷騎著馬緩緩地走著。

    旁邊跟著國王的馬車,還有一大幫的侍衛。

    黑貓小聲說道:“老實說,這個夢想真的不容易。最難的地方在于只有在揭開面罩的時候,你才能知道答案。也許他們前一刻還在崇拜你,下一刻就拔劍了。沒人做過這樣的事情,一旦判斷錯誤,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的都做到最好。”

    “可你打算怎么做呢?你知道應該做什么嗎?”

    “我不知道,但我至少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里,不是嗎?只要朝著對的方向前進,總有一天會抵達目的地。”

    “所以呢?我是指,明天你打算干什么?你不覺得這個問題更加實在嗎?”

    “明天,唔……我也不知道。在不知道怎么做的時候,我們就先做好事,先幫助他人,繼續努力貫徹騎士精神,遵從神圣信仰,就好像以前一樣。”

    “如果只是恪守騎士美德,遵從神圣信仰,肯定是沒辦法完成這個偉大目標的。如果扶老人就能達成,我想教會會在每個老人身邊派一個人,每天就專職扶他。”

    “我不知道……我還得想想。但,堅定地站在正義一方,總是不會錯的。”

    “但愿如此吧。”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很顯然,這個問題對一只巫妖來說實在太難了。格雷都迷茫得開始拍頭盔了。

    旁邊的國王透過車窗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小聲問身旁的隨從:“只要我控制住圣騎士,那就一切都沒問題了。誰都不會想要跟一位圣騎士對陣,教會不可能跟圣騎士撕破臉皮,依琳也是,甚至只要圣騎士在我的軍隊里,艾倫王國都要掂量一下。所有人都是如此。”

    “是的,陛下,您說得對。”

    “但我們現在還沒完全控制住,你得再幫我想想辦法,明天我們要給他什么樣的驚喜。今天總體是成功的,但我得讓他覺得看到我就有驚喜,讓他喜歡我,懂我的意思嗎?”

    “明白,陛下,我明白。”

    “快,趕緊想!”

    “是!”

    隊伍繼續緩緩前行。

    ……

    “不容易呀,終于都準備好了。”望著格雷的方向,澤達緩緩地吐了口氣。

    “你準備了什么?”塔薇婭問。

    “準備了一場大戲。”澤達的嘴角微微上揚,輕聲說道:“薇薇安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將守護天使徹底困死在他身邊的幌子。這樣,守護天使就沒空關注外界的布局了。同時,也可以在恰當的時候引導這只巫妖。”

    “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方當然是對的。可是,如果正義缺席了呢?你又準備站在哪一方?又或者,所有人都不站在你的身邊了,你還能不能堅定地站下去?情感的牽絆是邁向神圣最大的原動力,但,也可以成為最大的障礙。當你導致的是一個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結果的時候,你代表的還是不是神圣?”

    說著,澤達最后將臉轉向了獅王都,輕輕一勾手指。

    正在馬廄倒騰草料的三個王宮的仆人其中一個忽然一捂肚子,轉身跑了

    “喂,你要去哪!還沒干完呢!”剛一說完,另一個也感覺肚子一陣絞痛:“不行了!我要去上廁所!”

    丟下手頭的叉子,他朝著廁所的方向狂奔而去。

    “這么巧?兩個人一起上廁所?還好我剛上過。”最后一個仆人忽然整個表情都扭曲了,一臉的錯愕:“臥槽,怎么回事?”

    話還沒說完呢,他也捂著肚子跑了。

    馬廄里只剩下那個金發小男孩孤零零地站著了,無所適從。

    “嘿!陛下和圣騎士大人回來了,來個人牽馬!快點!”遠遠地有人喊道。

    金發小男孩嚇得連忙丟掉手中的工具,朝著聲音的方向跑了過去。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