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這個皇子有點潮
手機訪問

第九十七章終究是個外人

    “奉先,完顏希尹這是何意?”

    天祚看完蕭奉先呈上來的書信,不由一臉茫然地問道。

    蕭奉先心說你問我、我問誰去?嘴里卻道:“且不說這封信是何用意,恕臣直言,我們與女真人之間的戰爭,真的不能再打下去了”

    “哦!難道不應該趁著老奴剛死,一舉蕩平女真各部嗎?”

    天祚帝對蕭奉先的回答有些不滿意,這幾年聽到的都是戰敗的消息,現在好不容易趁著阿骨打暴死打敗了女真,怎能不乘勝追擊?

    眼見老大有點不高興,蕭奉先不由暗暗后悔之前牛皮吹太大了,阿骨打雖死,但女真實力仍在,而遼軍則早就被打怕了,同時也沒有像樣的將帥,這仗還打個屁呀!靠嘴吹嗎?

    再說,現在前軍統帥是兄弟蕭嗣先,就他那兩下子去攻打女真,跟送死有什么區別?

    肚子里組織了下語言,才語重心長地道:“陛下啊!以您的睿智,當知道打仗不止打的是士兵勇猛,還有無數的后勤給養,連年戰事已經讓我大遼千瘡百孔,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修養生息、養精蓄銳,同時靜觀女真之變,待時機成熟時,再一舉滅之”

    天祚帝雖然喜好玩樂,卻不是一點腦筋沒有,聽了蕭奉先的話后,立刻就沉默下去,他知道蕭奉先說的對,阿骨打即死,女真勢必要重新推舉新的頭領,以女真人好斗的個性而言,未嘗不會發生內斗之類的情況,如果這時候貿然出兵,甚至有可能讓散沙一樣的女真人重新團結起來。

    沉吟好一會,才面露難色地道:“可完顏希尹要趙玉去吊喪,這如何使得?”

    說了半天,這才是問題的關鍵,若知道把趙玉派去女真,首先依依那小辣椒就不會同意,愛屋及烏,太后怕是也不會同意的。

    蕭奉先嘆了口氣道:“微臣可以肯定,這件事一定是有人暗中作梗,但問題是這計陽謀,我們還真的無計可施,不過微臣覺得宋王殿下應該能知道輕重”

    天祚帝明白蕭奉先的意思,就是誰也不告訴,直接給趙玉下旨。

    這樣確實可以省去很多麻煩,問題是趙玉能平安歸來最好,萬一回不來呢?

    擺了擺手道:“這件事容朕想想”

    蕭奉先知道老大是要跟太后商量,遂不敢多說,躬身施禮后退了出去。

    蕭奉先前腳剛走,就有內侍來給天祚帝傳話,太后傳召。

    正如蕭奉先所料,天祚帝心中已經有讓趙玉去女真吊孝的想法,但還想聽聽老娘的意見。

    跟著內侍向后宮走去,還沒到老娘的寢宮,遠遠就見妹妹和蕭顯兩口子從寢宮中走出來。

    看到蕭顯,天祚帝眉頭不由微微一皺,他早就知道蕭顯敵視趙玉,偏偏又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后宮,這家伙莫不是聽到了什么?

    要怎么說有時候人的感應是很準確的,天祚帝沒有搭理蕭顯兩口子,進到母親宮中,見過禮后,還沒開口,老娘就先發話了。

    “聽聞外面傳言,女真人點名要趙玉去吊孝,不然的話就要發兵攻打我們,可有此事?”

    “母后可是聽蕭顯說的?”

    “你先不要問誰說的,哀家想知道你打算如何處理這件事?”

    天祚帝深吸了口氣,道:“趙玉雖為宋人,但我朝對他不薄,他理應為我大遼效力,只是...”

    “說的好,不管趙玉之前是什么人,如今已經等同入贅我大遼,大遼的安危榮辱,也一樣關乎他的切身利益,依依那里由哀家去說,你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吧!”

    聽了老娘的話,天祚帝一顆心才算撂到地下,點頭道:“兒臣明白了,兒臣這就傳旨,只是兒臣覺得此事有些蹊蹺,還望母后明察”

    “你說的可是蕭顯?”

    老太太坐在深宮中,卻是一點都不糊涂,知道的也遠比天祚帝想象的要多。

    在將趙玉招回上京的旨意下達后的第二天,耶律旻的八百里加急密奏也送到了。

    看了耶律旻的密奏,天祚帝忽然有種感覺,貌似把趙玉派到女真就對了,因為這小子實在太不消停了。

    想歸想,天祚帝對趙玉倒是也更加的放心,趙玉主動去宋朝搶糧,這就足以表明他不會背叛大遼了。

    而更讓天祚帝欣慰的是,這么長時間了,趙玉一直都沒組建直接聽命于他自己的親兵衛隊,這個舉動無疑更加印證他是個沒有野心的人,不過就是愛胡鬧些罷了。

    趙玉既然跑去大宋打劫了,短時間內肯定回不來,于是天祚帝干脆命蕭奉先給完顏希尹去封信,表明趙玉一定會親自前往,只不過因為另有要務,怕是要晚幾天云云。

    其實誰都知道阿骨打被炸得連塊完整的骨頭都找不到,所謂的發喪,也不過是弄個衣冠冢而已,所以才會拖延到現在。

    現在剛出正月,按照完顏希尹給出的發喪時間還有一個多月,趙玉怎么也該回來了。

    天祚帝的計劃挺好,但他還是忘了一句漢人常說的話,那就是計劃永遠沒有變化快。

    “昔日的益王親率十萬遼軍,大舉進攻中原,如今已經快殺進河北了...”

    這消息也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總之是中原地區越傳越廣、越傳越邪乎。

    一時間河北山西等地風聲鶴唳,汴梁更是一夕三驚,原來都說益王殿下要率燕云各地回歸中原,怎么轉眼間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大軍未至,趙玉的名聲已經一落千丈,大街小巷辱罵他放聲音不絕于耳,當然了,趙玉的老爹是當今皇帝,問候他先人的話是罵不出來地,但漢語博大精深,文人罵人根本不帶半個臟字。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趙玉此時出現在汴梁街頭,一定會像過街老鼠似的人人喊打。

    消息剛傳來時,徽宗皇帝也差點沒氣翻白了,這個逆子怎么敢這樣?兒子打老子,就不怕被雷劈嗎?

    生氣歸生氣,徽宗皇帝倒也不是十分害怕,畢竟朝廷得到的確切消息,并不像傳言那樣夸張。

    傳令邊關各城嚴密防備的同時,徽宗皇帝也下了狠心,一定要弄死那個逆子。

    給邊關的動員詔書傳出去后,連日來,連續召集群臣議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盡一切辦法,讓趙玉率領的這支遼軍有來無回...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