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在全世界弘揚中華文化
手機訪問

第60章 我在泰國搞曲藝(4)

    安橋在谷歌地圖上搜索了附近所有學校的地址,跟中國不同,泰國有些學校周六也是上課的。

    她把幾所開設了中文教學的學校重點圈了出來,并在網上搜索到了學校的聯系電話。

    “喏”安橋把記下來的號碼推給劉長勝:“這幾所學校是最有可能接受你們去表演的,聯系方式在這了。”

    劉長勝接過了寫著電話號的紙條,他緊張的握在手里,憑借著對曲藝的熱愛對夢想的執著,他一鼓作氣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第一個電話。

    安橋朝他鼓勵的點了點頭,剛在心里說完說孺子可教也,就叫他突然啪的一聲又把電話給摁斷了。

    劉長勝一臉緊張和不知所措:“泰,泰語我聽不懂啊”

    安橋:

    他瞧著安橋那副不可置信的目光,又囧又難過,只能尷尬笑了笑:“呵呵,這沒法溝通啊。”

    他說著,有些猶豫的又把紙條推回給了安橋。

    安橋迷惑了:“你干嘛”

    “還是先還給你吧,等其他人回來,我跟他們商量商量,在從長計議,看看有沒有誰能跟對方溝通如果實在不行”劉長勝嘆了口氣:“還是在想其他辦法吧。”

    她差點被這人氣死。

    還從長計議,安橋覺得要真這樣放任他們去從長計議,那這任務恐怕這輩都做不完了。

    “你們想了這么久想出其他辦法了么最好的辦法已經放到你們面前了,你也說了你們的錢都要花光了,那還有時間在這里耗著么今天如果不打電話,就算談成了也要等到下周才能入了,你們就這么耗著”她試圖跟他講道理。

    “唉小妹妹,我知道你是好意。”劉長勝苦惱的抓了抓頭發:“但是語言不通的話”

    好的,講道理失敗。

    什么叫恨鐵不成鋼,什么叫怒其不爭

    安橋竟然在跟劉長勝這么一個大男人說話的短短幾分鐘里深刻體會到了這兩個詞。

    她也不繼續跟他廢話了,直接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伸手一把抓住了劉長勝的胳膊,打斷了他沒說要的話,拽著他往隔壁的酒店走。

    “誒誒干嘛去啊不吃了么”

    安橋直接一口氣給他拽到了酒店前臺。

    上午那個給安橋辦理入住的泰國小哥正在前臺那坐著。

    “晚上好。”安橋跟他打招呼。

    泰國小哥一抬頭,就看到安橋和劉長勝兩個人,他立馬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開心的用中文跟他們打招呼:“晚上好”

    安橋又轉頭去看劉長勝:“聽到了么他說的哪國話”

    劉長勝有點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不知道安橋是什么意思,但還是乖乖的說道:“中國話啊。”

    “那他是哪國人”

    “泰國呀。”

    看著他還是一副迷迷糊糊得樣子安橋就來氣,也不繞彎子了,直接就跟他說道:“對呀泰國人,說中文這不就能溝通了么你找他幫忙,或者你干脆直接雇傭他幾個小時問題是不是就解決了”

    安橋覺得跟劉長勝溝通這幾句簡直比做了十張的數學卷子還累。

    下午的時候她還覺得是是凌飛太兇了,現在看來也是委屈凌飛了。

    這劉長勝哪是用生活白癡四個字就可以概括的,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就算了,還是個優柔寡斷的慢性子,做事磨磨唧唧,簡直能急死個人。

    安橋還從來沒接觸過這樣的人,跟他說什么他都不明白,就只會用一副懵懵懂懂的目光看著你。分分鐘讓人體驗一把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監急。

    就這,安橋都把辦法給他明明白白的擺出來了,他還得花個半分鐘去想一下。

    過了好一會,劉長勝才想明白了安橋的意思。

    “對耶”他眼睛一亮,一臉驚喜的把目光投向泰國小哥:“你愿意幫我們么”

    泰國小哥一臉茫然:“啊請問是什么事情呢”

    “是這樣的,我們想要在本地的學校里給孩子們免費表演中國的曲藝節目但是我不會說泰語,沒有辦法溝通你能不能做我們的翻譯呢”

    劉長勝激動的抓住泰國小哥的雙手,一臉希冀的望著他:“我可以付給你報酬”

    他的語速實在是太快了,小哥愣了一下,反應了好一會才明白他在說什么。

    聽明白了劉長勝是想免費給泰國的學生表演,小哥興奮了起來:“你是說真的么”

    劉長勝點點頭。

    這會激動的心情漸漸開始冷卻,他心里就又開始打鼓了,畢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雖然剛剛借著激動的心情直接說了出口,但現在一冷靜下來,他就開始緊張了。

    他都做好了小哥會拒絕他的準備,正想開口說算了,就感覺自己手上一熱,竟然被泰國小哥一把反握住了手。

    “太好了”小哥激動的臉都紅了:“我愿意幫你翻譯相信我學校絕對會同意的這真是太好了”

    “啊”劉長勝一臉茫然,沒有想到竟然這么容易小哥就答應了。

    “我很喜歡中國喜歡中華文化”小哥一臉認真的說道:“你放心的把事情交給我我一定會辦好的”

    劉長勝微張著嘴,驚訝的看著眼前比他還激動的泰國小哥。

    他從來沒有發現,原來跨出尋求幫助的第一步竟然這么簡單。他更沒有想到,原來在中國之外的其他角落,竟然也有人像他們一樣如此喜愛這中國

    接下來兩人詳細的溝通了一下表演內容,劉長勝給泰國小哥科普中華曲藝的歷史由來文化。這些知識都涉及到了劉長勝的專業,他跟泰國小哥侃侃而談,倒是稍微有了點一個團長的樣子。

    安橋在一邊也聽的起勁,她對曲藝其實并不是很了解,之前在網上倒是搜索了一些資料,但只覺得繁雜難懂,可現在這些知識從劉長勝的嘴里說出來卻變得充滿了趣味性。

    這是一個真正熱愛中華曲藝的人。一個人的眼睛騙不了人。

    劉長勝說這些的時候,他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他說的高興了,當場就開嗓給泰國小哥唱了一段。

    正唱到興頭上,聽著一旁有幾道腳步聲傳來

    “劉長勝你在干嘛”

    劉長勝收了嗓子,他一轉頭看到凌飛幾個人正朝他走過來。

    見到他們,劉長勝立馬想到了今天晚上的收獲,他一臉興奮的迎了上去:“飛子有辦法了咱們有辦法演出了”

    “啊”凌飛一驚,轉而喜色染上眉梢:“真的你找到地方了”

    “還沒不過已經有眉目了”劉長勝回頭看向安橋:“多虧了這個小妹妹”

    凌飛一聽劉長勝說小妹妹,下意識的就想到了下午在餐廳遇到的那小孩。

    他剛想說不會這么巧吧,就見到安橋從劉長勝身后走了出來,可不就是下午那小孩。

    “真是你”凌飛的第一反應就是劉長勝這呆子又給人給忽悠了,他眉頭一豎,朝著安橋兇道:“作業寫完了么你又出來搗亂”

    “飛子你干嘛呢這可是咱們的救星”

    “呸什么救星是不是也找你說要加入我們一起弘揚曲藝虧我那會還當真了呢,結果一問,她啥啥都不會,我看就那一張嘴能”凌飛一臉兇樣的瞪了劉長勝一眼:“好你個劉長勝下午那一拳看來還是沒打醒你跟個小孩在這里瞎鬧”

    安橋眼瞅著這倆人一言不合就又吵了起來。

    她估摸著短時間兩人也吵不完,就先過去跟一邊不知所措的泰國小哥溝通,讓他現在就去給當地的學校打電話。

    “但是他們”泰國小哥有點擔心兩人再像下午那會一樣打起來。

    “放心,你把學校的事情定下了,他倆自然就不打了”

    泰國小哥聞言趕緊去按照紙條上記錄的號碼播了過去。

    他的第一通電話是打給一個叫童心希望小學,這個小學的位置比較偏僻,在山上,大概有四十公里的路程。

    這一通電話說了大概有一兩分鐘,小哥嘰里呱啦的說了一大堆泰語,安橋一句沒聽懂,不過看他的表情,應該是談的很順利

    果然一掛掉電話就聽小哥說道:“學校說很歡迎你們去他們學校表演他們上午的時間很多如果可以,他們明天上午就像看到來自中國的藝術團”

    小哥的話如一道驚雷炸進了劉長勝和凌飛的耳朵里。

    “什么”兩人異口同聲。

    “學校希望你們明天上午就可以去表演,他們很迫不及待”小哥被他們嚇了一跳,不確定的問道:“你們有時間么”

    兩人再次異口同聲:“當然有”

    幸福來得太突然,藍天藝術團僅剩的四個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好消息炸的暈乎乎的。

    小哥這邊在安橋的催促下繼續打著電話:“啊金象小學也很期待你們的表演希望能盡快跟你們確定時間黑山小學說他們很榮幸能邀請到你們來校演出”,,,,     ,,,,,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