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奇門鑒寶錄
手機訪問

第441章 逐出師門

    “我知道大家對我們墨家此番舉動有些誤解,但不要緊,時間會證明我們的舉措是極為合理與正確的。小小禮物不成敬意,但希望各位可以暫時放下猜忌,坐下來好好聊一聊行嗎”

    趙飛燕先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講一個大錦盒放在桌子上,用那種人畜無害的嘴臉輕聲說著。

    作為此行的慈航靜齋發言人,云仙子坐到她的對面,笑道“我們確實需要好好聊一聊。”

    趙飛燕不是什么好鳥,云仙子也不是,兩人放在談判桌上,還真說不定誰比誰強。

    趙飛燕笑道“不知仙子對于墨家把最好的修煉地點送給了慈航靜齋這件事情怎么看”

    云仙子道“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現在我們后人怎么敢隨意評說老祖宗的事情。”

    趙飛燕點了點頭,又說道“那仙子對恪守先人留下的門規又如何看照仙子所說,我們對先人都應該報以一種敬畏之心,他們制定出來的法規也是門派賴以生存的守則,這點沒錯吧”

    云仙子有些警覺,皺了皺眉頭,仔細考慮過后,說道“我認為一個門派的門規制度,其實最大的作用還是為了門派本身的人謀求最大的利益,只要符合這一點,稍微改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趙飛燕呵呵一笑,又說道“那云仙子認為,這個稍微應該建立在一個什么度上吶也就是說能修改的范圍在什么地方”

    云仙子道“除了一些核心的門規,其他都應該可以在所有人的同意下改動。”

    趙飛燕臉上一喜,笑道“那既然這樣的話,我有件事一直想問云仙子。”

    “請說。”

    “王昃作為一個男人,卻成為了慈航靜齋的弟子,在我的印象中,慈航靜齋的戒律守則,其中最主要的一條便是只收女弟子吧這一千年來都未曾改動過,而王昃加入慈航靜齋他畢竟是男人,對于門派中的女弟子終究是個威脅,那么又何來的利益最大化所以還請仙子將王昃逐出師門,今天我來也主要是為了這件事。”

    完了上當了云仙子心中大驚。

    她謹防慢防,卻還是著了對方的道。

    稍作調整后,云仙子皺眉道“這個問題就不勞趙師妹操心了,這畢竟是我們慈航靜齋的內部事情,還不需要外人插手。”

    “呵呵,怎么能說是外人吶仙子,我來問你,在當初進入秘境之時,先祖可否制定下同氣連枝的誓約這千年以來,但凡大家族大門派,都對慈航靜齋這個秘境第一門派虎視眈眈,反觀我們墨家,做過這類的事情沒有不但沒做,更是第一時間守護慈航靜齋的利益,算得上是對得起當初的誓約,而今日你們慈航靜齋被宵小滲入,嚴重影響了我們兩家之間的和睦關系,我等不敢放任自流,所以這才俞越提出,如果仙子連這點要求都不答應的話,那么墨家和慈航靜齋的結盟關系”

    之前是為了占住大義這個理,但現在說的,無疑便是威脅了。

    云仙子回頭看了看自己帶出來的這些慈航靜齋的未來,又看了看王昃。

    本以為自己心中會有權衡的想法,卻發現在內心深處,早已把王昃是慈航靜齋一份子的地位給定了。

    而為了其他弟子去傷害一個弟子,這種事云仙子是做不出來的。

    她擺了擺手道“這件事就休要再提了,王昃成為慈航靜齋內門弟子,是受到所有人的認可的,我們不會因為身處險境,就隨便把自家的弟子往出推。最主要的,逐出弟子這種事情,只有掌門才有這個權力,我僅僅是慈航靜齋一個管事。”

    “哦這么說來,只要有慈航靜齋掌門的授意,你就會放著他不管了”

    云仙子愣了愣,有些猶豫的點了點頭。

    卻不想

    趙飛燕直接打開桌子上的錦盒,上面放著的是一封信。

    她把信封打開,將信件遞給云仙子,笑道“這是你們慈航靜齋寧掌門的手諭,從今天開始,王昃就被逐出師門了,不再是你們慈航靜齋的弟子了。”

    云仙子大驚,慌張的一把將信件搶過,低頭快速掃了一眼。

    隨后無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大聲道“掌門你糊涂啊”

    掌門的字體她怎么會不認得,掌門的印章她怎么會不記得。

    書信上內容極其簡單,就是逐出王昃,再無其他。

    云仙子深吸一口氣,黛眉豎立道“這么說來,我門派的人已經到了”

    趙飛燕點了點頭,笑道“早上就到了,寧掌門也親自到訪,與我墨家巨子長談之后,決定由墨家來做這個壞人,把慈航靜齋的毒瘤清除出去,又擔心諸位師姐被這宵小欺騙,所以特意寫了這封信件。處理完這個事情后,師姐們就可以回到自己的門派了。”

    這顯然是一個交易,那王昃換慈航靜齋其他五十幾人。

    但這也意味著妥協。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作為秘境第一大門派的慈航靜齋,怎么會跟墨家妥協吶

    云仙子張了張嘴還想說什么。

    卻沒想到,還沒輪到她,一群慈航靜齋的鶯鶯燕燕就沖了出來,把王昃圍的是里三層外三層。

    集體怒視趙飛燕,紛紛喝道“滾出去這里不歡迎你,王師弟是我們的師弟,就算被逐出師門,他依然是我們的師弟,要回去也要我們一起回去”

    這些女人也都明白,如果把王昃單獨留下,他絕對是兇多吉少的。

    王昃想不到這些少女們竟然會維護自己,一時間竟是有些感動了。

    趙飛燕眉頭挑了一挑,表情有些曖昧的看著王昃,笑道“王師兄當真是好福氣啊,這么多女子都護著你,不過你作為一個男人,又是怎么想的”

    這是激將法。

    但凡有點血性的男人,都會甩手沖出,大喊老子才不要娘們保護,你們都走,看他們能把我怎么樣之類的。

    可惜這是王昃。

    他撓了撓頭,嘿嘿傻笑道“這有啥怎么想的,盛情難卻啊,這么多女人都要求我跟她們一起走,我真的是不忍心拒絕的,唉我就是太善良了。”

    見過這么無恥的有沒有

    趙飛燕一下子張大了嘴,完全破壞了她保持的高雅形象。

    好半響才反應過來,發現口水都到了下巴上了。

    趕忙擦了擦,沉聲道“人們總是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就不知道你們準備好了沒有”

    說完就準備轉身出去。

    既然軟的不行,果斷的來硬的唄。

    沒見那先前還嘴硬的躲在八荒陣盤防護罩里不出來的杜家人,被抓到兩個然后各種刑罰過后,還不是老實的把東西交出來了嘛。

    可當趙飛燕剛要走出閣樓的時候,王昃突然笑道“既然趙姑娘好不容易來這里做客一次,我們還沒有招待好,你就這么走了,會多讓我們傷心啊姑娘們讓趙姑娘好好享受一下我慈航靜齋的招待”

    趙飛燕猛地一驚,慌忙回頭喊道“你們敢”

    還沒等喊完,就發現自己所有的去路都已經被堵住了,還有幾個站到門口,將房門緊緊關上,顯然外面的人一時半會進不來。

    慈航靜齋那幾個長老互相看了一眼,發現對方臉上都是苦笑,罵了一句胡鬧,就親自走到門窗處,牢牢守住。

    王昃嘿嘿淫笑著走向了趙飛燕,眉頭一挑一挑的,賊笑道“嘿嘿,這位姑娘,你就不要反抗了,乖聽話,是要我們動手,還是你自己來亦或是非要我親自動手吶”

    說著,還不停的抖動他的十根手指,仿佛被摸到了真的會很一樣。

    趙飛燕警覺的后退一步,難免有些驚慌失措,剛要大喊,卻發現云仙子手中的長劍已經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云仙子憋著一肚子的氣,得到了機會她哪能閑著,既然要胡鬧,拿自己這個領隊就最先開始胡鬧好了。

    “你要是敢叫,我就讓你的聲音從脖子里直接發出來”

    王昃在旁邊沒心沒肺的擺著自己的小心肝,對趙飛燕說道“哎呀呀,我好怕啊,仙子發怒真的好恐怖啊你怕不怕”

    怕,也只能說不怕,但卻不妨礙去做一些怕的事。

    比如從身邊一名慈航靜齋女弟子手中接過一端繩索,悲催的自己把自己的雙手綁上。

    很麻煩,還得用牙咬。

    很是一副可憐的模樣。

    不過那也是她裝的,這對她而言就是一場惡作劇那么簡單,這里是墨家的地盤,這里被墨家關著,她就像是監獄中的獄卒,面對囚犯她實在是提不起來一點害怕的念頭。

    但突然的,仿佛是窺視到她的內心,王昃笑道“你是不是以為我們這些人就相當于囚犯肯定不敢對你這個獄卒做什么呵呵,但可惜想歪了,如果我們是囚犯,那也是一群時刻想著越獄的囚犯,如今一個美麗的小獄卒落到我們手里,還有比這個更便利的工具嗎”,,,,     ,,,,,請加qq群647547956群號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