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的女友是聲優
手機訪問

133.家庭自助餐廳

    “全部都是女粉絲寄來的信啊。”

    “恩恩,都在夸村上歐尼醬帥氣。”

    村上悠把最后一封信看完,看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三十幾。

    “佐倉有沒有說她什么時候回來?”

    東山柰柰和悠沐碧翻著粉絲送給他的禮物,抽空回答道:“鈴音說今晚要和村川桑聚餐,晚飯幫她留著明天做便當。”

    村上悠點點頭,準備起身去做飯。

    “等等!”悠沐碧拿出一張傳單:“今天中午有人上門推銷,新宿那邊新開了一家家庭自助餐廳,我們去試試吧?”

    中野愛衣正把散亂的粉絲一一重新裝回信封,然后整齊的擺放在收納盒里,聽到悠沐碧的話,想起自己白天在劇場吃的便當,連忙說道:“算了吧,自助餐味道都很一般,家里吃便宜還健康。”

    “不是那種傳統的自助餐哦,愛衣姐,你看。”

    悠沐碧把傳單遞給中野愛衣。

    “175種菜品自選每人2980日元壽喜鍋、炭烤、家庭烹飪各種料理方式嗯,看起好像還不錯。”

    只要是村上悠動手做料理的話,地點她倒是不在意。

    “不過一人要3000日元,是不是有點貴了呢?”

    “愛衣姐,就當我考第一名的慶祝吧,好不好嘛?”悠沐碧摟著中野愛衣手臂,撒嬌道。

    “我也想去!”東山柰柰手里拿著一個粉絲送村上悠的娃娃,舉手表態。

    自助餐的話,自己想吃什么,村上君不就得幫自己做什么嗎?

    嘿嘿!

    鈴音醬真是沒有口福啊~

    中野愛衣把所有粉絲信收拾好,望著村上悠:“村上君,你感覺呢?”

    “凹醬想去的話,那就去一次吧。”

    “太好啦!我現在就去換衣服,誒嘿誒嘿~~”悠沐碧邊說著邊沖上了二樓,放暑假后,她在家一直穿的是她那件超大號狗熊睡衣。

    其他三人白天都有工作,穿的是常服,沒有特地換衣服的必要。

    三女吵吵鬧鬧,難得一起出來聚餐,都很興奮。

    村上悠跟在她們后面。

    忙雖然忙了一點,但也充實,他竟然開始有些喜歡這樣的日子。

    刷卡進站的時候,村上悠注意到自己的西瓜卡余額不多了,心里提醒自己明天要去充錢。

    新開的家庭自助餐廳客流很多,村上悠等人領到的號碼,已經排到一個多小時以后。

    排隊的大廳有免費的書籍和茶水,還有娃娃機、扭蛋等供客人消遣。

    村上悠站在簡陋的書架前,準備挑選一本好看的書來消磨這無聊的一小時。

    “村上君~”

    “嗯?”

    東山柰柰抿著嘴,兩個腮幫子像兔子一樣可愛的鼓起,頭上是一如既往的丸子頭。

    “我想要那個超大的娃娃!”她那雙大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著他:“求你了~~我真的很想要!”

    村上悠看向墻角的娃娃機,那里圍了一圈人,有情侶,也有一家三口,娃娃機里只有一個大型寶石海星。

    “剪線的?”

    “嗯嗯。”

    “那應該很快就會被人拿走。”

    東山柰柰抿著嘴,否定的搖搖頭,嘴里發出{嗯嗯}的聲音:“那個機器有問題,總是突然變快或者變慢,很多人都失敗了。現在只有看你的了,村上君。”

    說完話,她的嘴又重新抿起來,眼睛還是一動不動的盯著村上悠。

    有點厲害啊,這么長時間不眨眼睛,村上悠心里快速閃過這個念頭,嘴里說道:“幫你拿到,我有什么好處嗎?”

    他心里已經同意幫東山柰柰拿下那個寶石海星,但娃娃機面前也在排隊,索性先和她聊聊天。

    “嗯”東山奈奈抬頭望著天花板,做思索狀,嘴唇依然抿著,眼睛總算眨了一下:“我送你一本h本?”

    “”

    “鈴音那本是我和她一起去買的,放心吧!”她捏捏小拳頭:“那家店在哪里我有好好地記住,我會幫你買一本暢銷作品的!”

    村上悠想了想,說道:“h本就算了,要不你告訴我佐倉買的那本上的內容吧。”

    “誒?村上君對百合也感興趣嗎?嘿嘿,也是個壞孩子呢~”東山柰柰用可愛的臉,說著御姐的臺詞,顯得更加可愛。

    她左右看了看,發現去買冰激凌的中野愛衣和悠沐碧還沒回來,嘴飛快的湊到村上悠耳邊。

    “唆唆,唆唆。大概劇情就這樣,怎么樣,怎么樣,可以幫我拿那個娃娃了吧?”

    村上悠掏掏耳朵被東山柰柰嘴里的熱氣吹得有點癢:“走吧。”

    “嗯嗯!對了村上君,這件事你可不能和鈴音說哦。”

    “安心。”

    兩人來到娃娃機面前,一個三十多歲的大叔正把臉貼在玻璃上,努力把刀片對準綁娃娃的線。

    在他旁邊,是一個主婦牽著七八歲的女兒。

    “爸爸,加油!”

    大叔沒有回答女兒的話,緊張的盯著娃娃機,等到瞄準時間到了最后,才按下按鈕。

    對的很準,如果機器正常的話,只要在正確的時間按下暫停,刀片就會把那根細小的線剪斷。

    “啊”他嘴里發出不甘的哀嚎:“可惜!我再試一次!”

    “老公,算了,都已經花了1500日元了。”

    大叔嘆了口氣,還是聽了老婆的話,蹲下來對女兒說道:“爸爸去給你買一個好不好?”

    “嗯,謝謝爸爸。”

    一家人讓開位置,東山奈奈趕緊把三百日元塞進去,對著村上悠舞了舞小拳頭。

    “村上君,爭取一次拿下哦!”

    大叔原本準備帶女兒走的,聽到她的話,停下腳步。

    村上悠沒有去碰操縱桿:“要不你來吧。”

    “誒?”

    “我給你指揮,放心吧。”

    東山柰柰有些猶豫,她剛才一直站在一邊看別人玩,像旁邊大叔那樣浪費1500日元的人有很多。

    她看著村上悠,還是想讓他上。

    村上悠上前兩步:“你也想試試吧?第二回合我再上。”

    “那好吧,我會加油的!”

    東山柰柰開始小心的用操縱桿移動帶刀片的搖桿。

    “這個角度怎么樣呢?”

    “左邊移一點,過了,回去一點,可以了。”

    “那我按了?”

    “嗯,我讓按暫停你立馬按。”

    “好!”

    東山柰柰按下按鈕,刀片緩緩伸向細繩。

    “啊!角度剛剛好!我什么按暫停?”東山柰柰語氣里帶著激動和忐忑,小手緊張的放在按鈕上。

    “按。”

    “啪!”

    聽到聲音,東山柰柰第一時間按了下去,但是,剪刀距離繩子還有非常小的一段距離的時候,速度突然放緩原本按照機器的靈敏程度,應該會再往前伸一段距離,然后刀片才會合攏。

    刀片緩緩割向細繩。

    東山柰柰也發現了情況:“啊好不甘心!”

    這點距離,以這臺機器的特殊運作方式,完全可以再抖動一下,讓刀片對準繩子。

    【游戲】{游戲王}觸發……判定中……具有可能性……進入二輪判定……生效。

    “啪嗒~”

    寶石海星落了下來。

    “太好了村上君,你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這是奇跡啊!成功了!”東山柰柰把寶石海星從柜子下取出來,上面的塑料袋還在。

    “姐姐好厲害!”小女孩松開爸爸媽媽的手,抱住東山柰柰的雙腿,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她。

    “哼哼!”東山柰柰鼓起小臉蛋,顯得非常驕傲。

    小女孩盯著她手上的寶石海星不說話。

    東山柰柰看看小女孩,又看看自己的手上的玩偶,非常大方的說道:“送給你吧。”

    “誒?真的嗎?”

    “嗯!”

    小女孩也不知道客氣,別人送給自己喜歡的東西,直接就收伸手收下。

    小女孩的父母連忙過來把玩偶還給東山柰柰。

    村上悠搖搖頭,走回書架,繼續找書。

    過了一會,兩手空空的東山柰柰走到他身邊。

    “走吧,村上君,工作人員已經把第二個玩偶掛上去了!”

    “我已經幫了你一次了。”

    “但是我送給那個小孩了呀?”

    “那是你的事。”

    “不帶這樣的~村上君~,求你了,這是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

    村上悠沒理她,拿了一本雜志翻起來。

    “這是一生中最后一次請求!求你了!”

    “不要打擾我看書。”

    “……”東山柰柰皺起小鼻子:“哼!我自己也能行!村上君什么的,我才不需要呢!”

    大概五分鐘后,東山柰柰垂頭喪氣的坐回他旁邊,既不看書也不說話。

    雙手食指尖對頂著,嘟著小嘴。

    又過了一會兒,中野愛衣和悠沐碧終于回來了,身邊跟著同樣拿著冰激凌的佐倉鈴音和村川梨依。

    “抱歉柰柰、村上君,今天人實在太多了,冰激凌也在排隊。”中野愛衣把手里幫東山柰柰買的那一份遞給她。

    “鈴音怎么也來了?”

    佐倉鈴音粉紅的小舌頭舔著冰激凌:“我和梨依熊也在這里準備找吃的,正好碰到愛衣和凹醬,干脆和你們一起了。柰柰,讓我嘗嘗你的。”

    佐倉鈴音直接過去咬了一口東山柰柰的冰激凌,又把自己的遞到東山柰柰的嘴邊。

    “嗯~這種口味也很好吃。愛衣,我們也交換著嘗嘗。”

    很快,佐倉鈴音邊把所有女性的冰激凌嘗了一遍。其他幾人之間也相互交換著吃。

    村上悠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幾人。

    佐倉鈴音:“你在看什么?”

    中野愛衣:“村上君也想吃嗎?剛才我說幫你買為什么拒絕呢?”

    “不是。”村上悠搖搖頭:“我只是感覺你們女生有點……嗯,惡心。”

    五人一起瞪著他。

    村上悠撓了撓眉心,低頭看雜志。

    排了四十分鐘的隊,服務員過來告訴他們,下一桌就輪到他們,預計還要五六分鐘的時間。

    眾人早就餓了,想到能進去隨便吃,又都興致高昂起來。

    這時。

    “村上前輩?!”

    村上悠抬起頭,看到店里新來的服務員大西紗織帶著上次來店里找她的朋友,一起走進店里。

    “晚上好,前輩!”大西紗織還是像店里那樣鞠躬問好。

    “嗯,晚上好。”

    “村上君,是朋友嗎?”中野愛衣在一旁問道。

    村上悠還沒有說話,大西紗織主動對中野愛衣說道:“我叫大西紗織,在ido咖啡店里打工,同時也是abc養成所的學員,是村上桑的后輩。”

    大西紗織偷偷看了眼村上悠。

    果然,在聽到abc養成所幾個字,村上前輩的目光集中了一些。

    “你好,我是中野愛衣,是村上君的朋友,也是一名聲優。”

    “誒?真的嗎?我的夢想也是成為一名聲優!這是我的朋友水籟祈,也是一名聲優。”

    “這么巧?”東山柰柰捂著小嘴,明明不是非常值得驚訝的事,被她表現的像是自己突然中了彩票一樣,但動作除了可愛有趣之外,讓人感受不到任何做作和浮夸。

    這個人似乎也許是從小就貫徹了{可愛的活下去}的路線,也有可能出生之前就已經被天意賦予可愛的天職,所以即使動作可愛的像是漫畫,也讓人感受不到突兀。

    水籟祈鞠躬,語速沒有太多熱情,但有些含羞:“大家晚上好,我是水籟祈,成為聲優已經兩年了。”

    佐倉小姐聽到對方軟軟的聲音,可愛的小臉,來了興趣:“是我們的前輩啊!水籟桑今年幾歲?”

    “17歲。”

    “還是年下前輩~”佐倉小姐的眼睛閃閃發光:“你們也是來吃飯的嗎?”

    水籟祈沒有說話,她不應付得來熱情的家伙。

    大西紗織對此習以為常,主動說道:“嗨,在外面看到傳單,想進來試試,但好像人有點多,要排很久的隊。”

    中野愛衣笑著道:“馬上要輪到我們了,要不要一起呢?”

    “這,不太好吧?”

    “沒關系,你不是村上君的后輩嗎?一起吃個飯也沒問題啊。大家還可以討論聲優的事,互相分享演技經驗。”

    “那……我就不客氣了,謝謝中野桑。”

    中野愛衣又把目光投向靜靜站在大西紗織后面的水籟祈身上。

    是個很安靜的孩子,一定很害羞吧。

    她語氣盡可能的溫柔:“水籟桑,我們一起吧?”

    “嗨。”水籟祈顯得很怕生人,聲音也軟軟的:“雖然我討厭和不認識的人一起吃飯,但既然大家是saori 的朋友,那我會勉強自己忍受下去的。謝謝中野桑邀請我們,真的非常感謝。”

    中野愛衣:“……不用客氣。”

    這孩子,什么情況?

    很快輪到他們,跟著服務員進了一個大的包間,里面有碳烤爐、火鍋、日常用的鍋碗瓢盆。

    “各位客人,食材和飲料可以隨意點,但請盡量不要浪費。如果不會烹飪,請選擇燒烤或者火鍋,外面也有熟食也可以選擇。”

    “嗨,我們知道了,謝謝。”

    “那么,用餐愉快。”

    他們這個大包間有兩個點餐機器,中野愛衣主動拿了一個給大西紗織和水籟祈。

    大西紗織小聲的說道:“ori ,怎么辦?”

    “嗯?我們兩個只能吃燒烤了吧,畢竟我什么都不會,你只會洗碗。”

    “好吧,那我們多烤一點,待會兒給村上前輩他們送過去。”

    “saori你好麻煩啊。明明他們吃他們的,我們吃我們的就好。”

    “嗯?”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沒辦法呢,我會幫著你一起烤的。”

    櫻花莊這邊。

    “村上,我要吃這個!”

    “這個也看起來不錯。”

    “好像可以做外國的料理誒?村上君,你一定可以吧?那我點了?”

    “幫我點那個!”

    ……

    難得有這么豐富的食材,村上悠干脆做了一個痛快。

    從島國最經典的飯團,壽司,所有食材都可以的天婦羅,到外國的紅酒燴牛肉等等,最多的還是國內的菜。

    滿漢全席太夸張,但各大菜系的經典菜肴也是做了一兩樣。

    得虧了大包間有三個爐子,村上悠的【料理】也是滿級,再加上最合理利用時間的華羅庚燒水定律,這些菜也沒花太多時間。

    “咕嚕~”

    大西紗織吃著自己烤的大蔥小時候她很討厭蔥,但現在她非常喜歡吃大蔥,甚至認為它是天才型食材,就是她的命。

    但是,看著隔壁長桌上的滿滿的一大桌菜,她感覺嘴里好沒味道。

    水籟祈也盯著那邊,明明手上拿著筷子,卻直接用燒烤的夾子給自己喂食,嘴里同時念叨著:“配米飯一定很好吃。”

    桌上的菜沒有人動,櫻花莊幾人和梨依熊除了打著嘗菜的名頭吃了幾口,都忍住沒有動筷。

    “村上君,快點快點,我快忍不住了!”東山柰柰捂著肚子,一直在催促。

    村上悠把最后一個菜起鍋,脫下圍裙:“大家可以開吃了。”

    “太好啦!餓死我了!”

    中野愛衣對著大西紗織和水籟祈招招手:“快過來吧,就等你們兩個了。”

    大西紗織指著自己和水籟祈:“我們?”

    中野愛衣嫣然一笑:“當然,我們不是一起來的嗎?快過來,別讓大家久等了。”

    兩人扭扭捏捏,雖然臉皮都很薄,也不喜歡和太多人一起吃飯,特別是不熟的人。

    但是。

    那桌菜實在太誘人了。

    簡直就是在閃閃發光!

    所有人坐好。

    “我開動了~”x8

    看著眾人狼吞虎咽,村上悠也有點欣慰,但感覺自己的做菜癮已經全部耗盡,幾個月都不想再進廚房。

    “ori,嘗嘗這個,這個真好吃!”

    “這是什么?呀~~,別夾到我碗里,好惡心。”

    “惡心?這樣太不禮貌了,小聲一點。”

    水籟祈沒理大西紗織的教訓,勉強嘗了一口:“嗯~好好吃!”

    “是吧?而且這個菜也不惡心啊。”

    “不要!黏糊糊的,我不想吃第二口,其他菜看起來又可愛又好吃。”

    “我感覺挺好吃的,唔嘛唔嘛~”

    “米飯!我的米飯呢?怎么還沒好?服務員,麻煩上的快一點!”

    ……

    佐倉鈴音小姐吃到一半,去外面喊了服務員打包一些可以當便當的料理。

    “客人,我們店里是不允許打包的。”

    佐倉鈴音拿出自己的錢包:“讓我給你們的管理人談談。”

    隔日中午,《悠哉》和《旭丘》活動現場。

    佐倉鈴音打開自己的便當盒,對對面的種田桑笑著道:“種田桑,要不要嘗嘗我的便當?非常好吃哦。”

    種田梨紗穿了一件淡藍色的連衣裙,有點不想理佐倉鈴音。

    這人說話不好聽,看她的眼神也怪怪的,讓她想起讀書的時候,被一個女孩子告白的經歷。

    “你嘗嘗吧。”

    佐倉鈴音把一個飯團直接放在她的便當盒里。

    “謝謝。”

    只能收下了。

    咬了一口。

    “佐倉桑,這個便當,哪里買的?”

    佐倉鈴音笑的很和善:“我自己帶的哦,種田桑要是喜歡的話,我明天再帶一點給你。”

    “這不好吧?算了,算了。”

    “沒關系沒關系。”

    佐倉鈴音直接坐到她的旁邊,種田梨紗下意識讓開一個座位。

    “來,嘗嘗這個天婦羅,炸的剛剛好。”

    天婦羅金黃酥脆,發光料理的特性還在持續。

    種田梨紗忍不住吃下去,臉上露出享受的笑容。

    “鈴音,我也要!”村川梨依嘟著嘴,看著佐倉鈴音。

    “好好好,來,給你。”

    佐倉鈴音此時笑的很有她自己嘴上一直念叨的渣男的風范。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