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穿進重生文后我拒絕了女主
手機訪問

穿成下鄉知青之后

    誕生點很大, 從表面看上去像是一片平平無奇的光圈,星際巨獸從里面出來之后,便會自發去各個星球尋找食物。

    目前, 聯邦已經確認的情況是, 誕生點內部存有一百多只星際巨獸, 以及數量眾多還未孵化的巨獸蛋。

    為了一舉摧毀誕生點內的巨獸蛋, 聯邦準備向光圈內部投射爆破導彈。到時候,里面的星際巨獸可能會全部涌出,甚至四散在星際中的巨獸們也會趕回來。

    聯邦軍隊的機甲士兵們會負責消滅從誕生點里鉆出來的星際巨獸。而分布在誕生點周圍的各個星球的軍隊,則要留心注意那些從外趕回來的星際巨獸, 確保前線不會腹背受敵。

    隸屬于普力斯特星球的機甲士兵們駐扎在誕生點的右側,離前線作戰的聯邦軍隊不遠。因此, 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密切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后勤兵們也呆在這里,每個小隊都將配備好的能源接管和彈藥箱拿了出來,嚴陣以待。

    夏然將手伸進包里,摸著帶出來的十幾瓶抑制劑,松了口氣。一會兒巨獸過來的時候, 他只要及時喝上抑制劑, 應該就沒事了。

    紀衍駕駛著機甲站在隊伍前方, 看到夏然將手伸進包內后松了口氣的樣子,有些好笑。如果多喝幾瓶抑制劑就能防止信息素四溢的話,聯邦里那么多oga就不會被限制在固定區域了。

    聯邦軍隊轟炸誕生點不久后,普力斯特軍隊就迎來了一只漢克。

    漢克是星際巨獸中防御力最強的一種, 包裹住全身的厚甲用武器很難穿透。想要快速打敗漢克,只能從眼珠和尾部下方入手。

    不過,漢克的眼睛很小,如果不想靠近它的頭部,就得由裝有狙擊武器的機甲手來搞定了。

    “你們瞄準它的眼睛,我先去轉移它的路線。”

    “好。”

    紀衍的反應速度快,這是普力斯特軍隊中的機甲士兵公認的,由他去吸引星際巨獸的火力,一點問題沒有。

    隊伍中帶有狙擊性武器的機甲手們很快瞄準了漢克的眼球,而其余機甲手則在各自位置上繼續戒備。

    而后勤兵中,夏然已經喝了好幾瓶抑制劑了,他緊緊捏著瓶身,內心的恐慌感止不住地蔓延。

    雖然現在漢克被牽制在了遠處根本傷害不到他,但一看到那龐大的體型和丑陋的外表,夏然就想起上一世它在隊伍里肆虐的樣子,想到了它滿嘴鮮血與他對視的時候。

    “嘣”抑制劑再次失效了,屬于oga的信息素從夏然身上溢出來,快速地在隊伍中傳播。即使他將包里的抑制劑都喝光,也蓋不住了。

    信息素傳開后,大部分士兵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開始頭暈腦脹。紀衍雖然有所預測,但也怔了一瞬,差點沒躲過漢克甩過來的尾巴。

    漢克此時距離隊伍不近,紀衍將推進器動力開到最大,快速沖向隊伍中心的后勤兵們。靠近后,紀衍的腦袋也有些迷糊了,他強忍著這股刺激,拎起夏然用力地往另一個方向拋了出去。

    夏然離開后,紀衍的感官清晰了很多,確認自己拋出去的方向沒錯后,他重新上前將沖過來的漢克引離。

    過了半晌,一些機甲士兵也緩了過來,他們壓下心內的吃驚,主動上前幫紀衍分擔了不少火力。

    干掉這只漢克后,所有人都反應了過來,軍隊里竟然混進了一位oga

    想到剛才的驚險,眾人都慶幸不已,要不是紀衍及時把oga扔了出去,他們今天可能就逃不過了。

    而被拋在遠處的夏然,自然不會有人去接他回來。甚至,還有士兵打開了風力機,防止信息素再次傳過來。

    “嘀嘀”又有一只星際巨獸過來了。

    看到探測儀上顯示的信號位置,紀衍勾了勾嘴角,靜待任務成功的提示。

    被紀衍扔出來之后,夏然心內的恐慌被極具放大,他捂住劇烈跳動的心臟,祈求這邊不會有星際巨獸路過。

    “嗒”將自己縮成一團的夏然突然感覺到頭頂落了什么東西,他用手一摸,心臟驟停。

    “嗒”摩拉的頭部從周圍環境中顯露出來,慢慢湊近了夏然。

    它伸出舌頭,舔了一口,感受到食物的僵硬后,有些不滿。

    然后,它用爪子捏起了食物,再次隱入環境中。

    任務完成,傳送通道正在構建中

    通道構建完成,嘀準備傳送

    傳送完成,記憶導入中

    這個世界中的原主是名年輕的大學老師,本應該前途光明,卻不幸趕上了知識分子下鄉改造的年代。

    為了照顧一位對他有恩的老教授,原主放棄了鎮上分配的工作,自愿去了更為貧窮的農村。

    村里的條件艱苦,盡管年輕的知青們分擔了大部分重活,老教授還是生病了。

    沒辦法,知青們只能連夜跑出去跟附近的村民借草藥,卻被害怕與這些“臭老九”們產生關系的村民們拒之門外。

    老教授燒了一夜,沒撐住,就走了。

    后來,原主和一干知青們熬到了回城,再也沒跟村里人有過聯系。

    方家就是第一個拒絕知青們借藥的人家。

    重生女方秀蘭,就是方家的大女兒。她的相貌在毛溝村里算是拔尖的,從小村長家兒子和村里的小霸王就很喜歡她。

    村長家兒子喜歡她,方家父母有面子;村里的小霸王喜歡她,沒人敢欺負她。所以,方秀蘭從小就是被捧著長大的。她也一向看不起那些到村里來改造的知青們,每次見面都會鄙夷地看著他們,方家第一個表明態度堅決不借藥的人就是她。

    上一世,她在村長兒子和村霸中猶豫了很長時間,最后選擇嫁進了更加富有的村長家。

    改革開放后,知青們都回城了,村長家的兒子林志強也響應號召報了個學校上。學校里年輕漂亮有文化的女孩多得是,自然而然地,方秀蘭就被三了。

    能有更漂亮、更有文化的城里人當媳婦,村長兩口子自然站在兒子這邊,合力將方秀蘭休了。為了擺平方家,還給方秀蘭的弟弟在村里找了個干部當。

    后來,方家父母又給她找了個鄰村的夫婿,還讓方秀蘭遠遠地去見過一面。然而,從小被捧著的方秀蘭根本不想嫁給這個大她十歲還不好看的男人。

    于是,她偷跑去勾搭原先喜歡她的村霸虎子。然而,被抓奸在床后,虎子并沒有對她負責,轉頭就娶了別的姑娘。

    方秀蘭的名聲從此敗壞,再也嫁不出去,在娘家啃了一輩子的老。

    紀衍意識進入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身上傳來的疼痛。

    “嘶”

    這人下手還真狠啊紀衍坐在地上緩了一會兒,起身慢慢朝知青站走去。

    重生女的運氣很好,回來那天正好是老教授生病的時候。方秀蘭等到方家父母睡著以后,才偷偷地從家里拿了點草藥,送去了知青站。

    而借藥被拒的知青們正心灰意冷,陡然見到希望,對方秀蘭大為改觀。

    自那以后,方秀蘭就開始經常往知青站跑,時不時地從家里拿點東西帶過去。有時候是幾根紅薯,有時候是一扎菜餅。

    而林志強和虎子獻的殷勤,也被她統統拿到了知青站。這股不對勁,很快被暗戀她的兩人感覺到了。仔細觀察后,他們發現方秀蘭的眼神經常停在下村改造的一個知青身上。

    于是,每次原主落單,虎子就會過來揍他一頓,林志強則幫著打掩護。原主有傷在身,干的活自然不夠,久而久之,被扣了不少工分。

    這次紀衍過來的時候,虎子已經打完走人了。

    知青站其實就是個破舊的茅草屋,被知青們收拾一番后,勉強能住人。有兩間房,女知青和男知青各擠一間。

    男知青住的那間,還專門騰出了一個小空間給劉教授。

    紀衍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知青站里的人為了省點蠟燭,都早早吃完了晚飯。

    “紀衍,我們給你留了兩塊紅薯,喏。”

    “謝了。”

    “嗨,客氣啥呀”周平擺擺手,“你今天又去后山找藥了”

    “嗯,不過沒找到。”

    “唉,天色這么晚,誰能看得清聽說這毛溝村后山有野獸呢你下次別再去了,劉教授的病已經全好了。”

    “還是得以防萬一。”

    “我跟你說啊,那方姑娘今天又送了一籃野菜過來。”

    “哦。”

    “哎,那姑娘現在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今天過來的時候,一直明里暗里打聽你呢。”

    “這話可別胡說人家姑娘要是跟我們牽扯上關系,被村里人知道,可落不了好。”

    “反應這么大好好好,我不說了。”

    往常受傷后,原主為了避免被其他人發現,都是最晚一個上床,貼著墻角睡。

    而紀衍這次,故意躺在了一向睡覺不踏實的周平旁邊。

    “嘶”周平的胳膊甩過來的時候,紀衍即使有心理準備,還是疼得叫出了聲。

    不少知青還沒睡,聽見這聲痛呼,都有些幸災樂禍。

    “紀衍,是不是周平踢你了”

    “哎,下次讓周平睡墻角,讓他踢墻去”

    “我可沒用力啊”

    “咳”

    “噓,別吵醒教授。”

    過了一會兒,安靜的屋子里響起了周平的聲音。

    “我剛才真沒用力,我那時候還沒睡著呢,就是換了個姿勢。”

    “紀衍那聲聽著都痛,你就別狡辯了。”

    “紀衍,你是不是受傷了”

    “什么紀衍怎么會受傷”

    “他今天上山找藥去了,估計摔著了。”

    “女知青房里有老虎油,你們誰去借一下。”

    “別,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睡醒就好了。大晚上地,別吵人家了。”

    “別拗了明天還有活要干呢,要是不上藥,明天早上你爬都爬不起來哎,開門的時候小聲一點。”

    “真不用了,嘶”

    “你看,我就輕輕按了一下你胳膊,就疼成這樣,明天還咋干活趕緊地,衣服脫掉,等著上藥。”

    “嘶你別碰我,我自己來。”

    “誰有手電筒來著”

    “手電筒就不用了,開燈會吵醒教授的。我自己涂一下藥就行了。”

    “你背上自己能看見”

    “我朝前摔的,背上沒有。嘶”

    “看,還嘴硬”

    “藥來了。”

    手電筒往紀衍身上一照,幾個男知青看到他滿身的淤青,都有些沉默。

    “紀衍,你這不是摔出來的吧在地上滾幾圈也不至于滾成這樣啊。”

    “有些傷好像還不是新的。”

    “紀衍,誰打你了我們給你報仇去,大不了被扣幾個工分。”

    “咳咳”

    “行了行了,趕緊涂完藥睡覺吧,再吵教授該醒了”紀衍拿過老虎油往手上一倒,胡亂朝身上抹去。

    相處了這么久,其他人多少也知道紀衍的性子,便沒有再問,幫他上好藥后就熄燈了,準備以后留意。

    “周平,你睡這兒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幻想”、“nancy”兩位小可愛的營養液

    s半架空年代,有私設,,,,     ,,,,,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