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六指門魔
手機訪問

第四十九章 吃醋

    清早,唐武穿著一身便裝,用水抹了一把頭發,便匆匆出門。

    剛走到樓下,身后傳來卡特曼的大喊:“嘿,唐!接著!”

    唐武一伸手,握住了卡特曼扔過來的眼鏡盒。

    “別給我弄壞了,沒有它我以后出不了門!”

    “放心吧!壞了的話我賠你十個!”

    唐武取出眼鏡盒里的阿瑪尼,放在了鼻梁上。

    很難想象到卡特曼這個死肥宅會有這樣一幅上檔次的墨鏡,據他所說,由于常年面對屏幕,所以雙眼很怕太陽光。

    當然,這個肥宅除了特殊情況以外,是不會在有太陽光的時候出門的。特殊情況是指:火山,地震,或者,外星人來襲!

    “咣當”一聲,車門從外被人拉開,一個穿著棕褐色風衣的女孩踩著一雙白色運動鞋鉆進了副駕駛。

    “開車。”唐武雖看不到卡里卡里下的眼神,卻能聽到周好好冷冰冰的聲音。

    “那個安全帶。”唐武提醒道。

    車子開出社區后,唐武目視著前方,嘴里說道:“早上還沒吃吧,餅干和牛奶在袋子里。”

    “我吃過了。”周好好看了一眼玻璃瓶中的玫瑰,把頭歪在一邊開始假寐。

    “很愛很愛你,只要讓你,擁有愛情”

    劉若英的音樂剛唱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

    “喜歡聽情歌是吧?”周好好自言自語一句。

    修長的手指在鍵子上按了幾下后,情歌王子張信哲的聲音在音響中響起。

    “怎么忍心讓你受折磨,是我給你自由過了火”

    歌是好歌,唱的也好聽,但唐武怎么聽怎么別扭!

    左手扶住方向盤,掃了一眼屏幕后,右手盲摸了幾下按鍵。

    “嗯嗯,還是搖滾樂好聽一些。”唐武嘟囔了一聲。

    “irry,我不是故意在傷害你”換完歌后,唐武跟著零點樂隊旁若無人地唱了起來。

    “irry,我不是故意在傷害你;

    irry,那只是愛情中的游戲;

    irry,有時我也只是為了某種安慰

    請你相信我,說一聲,別誤會。”

    唱著唱著,唐武的聲音越來越小。

    這首歌的名字雖然是唐武想表達的,但是歌詞唱到最后,怎么好像有種越解釋越麻煩的感覺呢?

    “呃咱們換一首,換一首。”唐武連忙伸出右手,在鍵盤上亂摸了起來。

    周好好鼻子輕哼一聲,“你碰到空調了!”

    “”

    “還是聽老歌吧,老歌好聽,有年代感。”

    當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在弼馬溫里響起后,唐武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長出一口氣。

    霍洛威學院在倫敦郊區的艾格鎮,占地135英畝。

    艾格鎮每十五分就有一班開往倫敦市中心火車站的火車,車程約三十分鐘,與大倫敦區的聯系非常便捷。

    但周好好喜歡在公交車上觀看沿途的風景,所以很少乘坐火車。

    有了唐武這個“司機”后,更用不著去火車站買票了。

    每次接送唐武都把車停在霍洛威學院的門口,但這一次唐武下了車,跟在周好好身邊,走進了這哥特式的紅磚建筑群中。

    “好好,你學校環境真好,挺適合約會的啊!”大清早就能看到一旁的園林邊上有對男女在激情熱吻,唐武舔了舔嘴角,羨慕地說道。

    “是啊,不知唐大哥想和誰在這里約會。”一路上甜膩的音樂,讓周好好的心情漸好,但還沒有好徹底。

    南宮月是她帶到球場的,唐武也是她介紹給兩人認識的,南宮對唐武是一廂情愿的。

    這一切周好好都清楚!

    但每每想到唐武看著南宮肩膀色瞇瞇的表情,周好好就咽不下這口氣。

    氣不過什么呢?

    說到底,唐武和她之間只是“普通”的朋友關系啊!

    雖沒聽過哪個“普通朋友”能像唐武這樣免費接送,但在唐武沒表白之前,他們就是普通朋友!

    果然,一切都是唐武的錯!

    裝作大學生旁聽了幾節課之后,唐武被周好好帶到一家法國餐廳。

    眾所周知,英國是沒有廚子的!

    剛入座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黑色短靴,黑色針織衫的短發美女推開了餐廳大門。

    “南宮,這里!”周好好一上午都冷冰冰的臉上一下子掛滿了笑容,唐武看的一愣一愣的。

    “啊!好好!你真把唐武帶來啦!”看到周好好對面的唐武,南宮月眼睛一亮,踩著小短靴“踏踏踏”地跑了過來。

    “唐武,我上次和你說的你考慮好沒?”還沒入座,南宮月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咳,咳咳。”話音剛落,周好好在一旁猛地咳嗽起來。

    唐武尷尬地倒了一杯水,遞到周好好面前,“呃上次我不是說了么,我目前沒有處對象的打算。”

    “咳咳咳,咳咳咳咳”周好好的咳嗽聲更甚了。

    “你倆剛剛在聊什么?怎么把好好弄成這樣?”看到周好好的樣子,南宮月還以為周好好是因為笑才嗆到了。

    “呃”唐武腦袋一轉,想起了一上午那些干巴巴又聽不懂的課,急忙說道:“我在夸好好學習成績好呢!”

    “學習成績?”南宮有些驚訝。

    能來到霍洛威學院上學的留學生不光家里有錢,學習成績也是拔尖。所以對南宮來說,學習成績這種事情簡直是太小兒科了。

    “那唐武你呢?學習成績怎么樣?”

    “咳,咳咳咳”這下輪到唐武咳嗽了。

    “我,我的話,我數學成績還是不錯的,每次都能打個a+。”

    “那語文呢?”

    “語文?”唐武回憶了一下,“我的語文成績也是a+。”

    “哇,唐武你好厲害!”南宮月雙眼冒出小星星,“沒想到唐武你還是個學霸呀!”

    唐武低著頭喝著檸檬水,呵呵地賠笑著。

    荷蘭小學數學只要掌握百以內加減法,語文會寫一篇行文流暢的信件就可以畢業了。

    剩下的時間里,唐武不是在踢足球就是在學習外語。

    當然,除了荷蘭語和漢語以外,其它三國語言唐武也只是會說會聽罷了。

    菜陸續上來了,3個人剛想動刀。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怯生生地走到唐武的面前,手里拿著一份菜單:“to,給我簽個名吧。”

    這種情形對于唐武來說可謂見怪不怪,但是南宮月和周好好顯然沒有經歷過。

    她倆瞪起大大的眼睛,看看唐武,又看看小男孩。

    南宮月突然之間又像想起了什么,迅速地打開了身邊包,拎出相機調了調焦距,在唐武認真地為孩子簽名的同時,接連按下了快門。

    隨著南宮月拍照時閃光燈的閃動,餐館里吃飯的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了。

    “我說姐姐,您別照了行嗎?”唐武壓低嗓門,拿出阿瑪尼戴在臉上,“這下我不被注意到都不行了!”

    南宮月笑著放下相機,切了一塊牛排放在唐武盤子里,“脫不了身就吃個痛快吧!”

    “那謝謝了啊!”唐武剛拿起叉子把肉叉上來,一只運動鞋狠狠地撞在唐武小腿上。

    不用看,那一定是白色的!

    “怎么啦唐武,吃呀!這刀我還沒用過呢!”南宮月好奇道。

    “嗯,好,好。我吃,我吃”唐武忍著痛,把肉塞到了嘴里。“唔,這肉真香!”

    ps:感謝真狼魂大大的章推(破音)!大家有空可以去欣賞真狼魂大大的綠茵鋒魔!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