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宋疆
手機訪問

第八百七十九章 袒露心聲

    完顏璟的到來,確實是讓長安城,甚至是整個京兆府路都陷入到了短暫的恐慌之中,人人自危、惶恐不安抱著自己家里的金銀細軟,時刻準備著跑路,躲避可能會出現的戰爭與暴亂。

    不過經過幾天的觀望后,長安城也好,還是整個京兆府也罷,卻一直都是風平浪靜,沒有任何一絲要出現暴亂的跡象來,這也讓心憂無法過一個安穩的元日百姓,漸漸把提著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開始小心翼翼的繼續自己的生活,豎起兩只耳朵,時刻注意著長安城的風聲。

    已經被長安城百姓熟悉了多年的金人服飾等等一切標志性的事物,在長安城內也不過是出現了一兩天的時間而已,而后整個長安城內,就再也不像那兩天似的,能夠四處見到穿著金人服飾的官員之類的人物出現在街頭巷尾了。

    但所有人在議論紛紛中知曉,金人皇帝并沒有離開長安城,就是連那些跟隨的官員、太監、宮女等等,依然都還停留在長安城,甚至一些商賈,還曾經接觸過那些金國的太監、宮女,與他們交易著一些貨物。

    元日前的長安,跟當初金人治下的長安并沒有什么區別,也跟被宋人奪回后的這兩年長安沒有什么分別,宋人與金人依舊是混雜在一起各司其職,但吏治、年號等等,卻是用著宋人的年號。

    紹熙二年的到來,讓整個長安城的百姓,更加是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如今的長安、京兆府路到底算是誰的?

    金國皇帝依舊還在長安,但元日過后的年號卻是宋廷的年號,金、宋這樣子的和平相處,自然是成了長安百姓,在喜慶、吉祥的元日里,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猜測,每個人也都有著自己的獨特看法,有人說北地五路節度使葉青,之所以從關山一戰后,一直停留在長安,便是打算向金人投誠,而今不過是過渡階段,或者是在看宋廷那邊的反應,而后再做打算是否要判宋。

    也有喜歡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說,金人皇帝年輕,其在朝堂之上的威望,不足以壓制朝堂之上的一些老臣,所以被皇室宗親的其他覬覦皇位的人,從燕京被趕了出來,流落到了長安城。

    要不然的話,堂堂的金國一國之君,怎么可能就這么不聲不響的停留在宋人治下的治所內,而且近半個多月的時日來,沒有絲毫要奪回京兆府的風聲傳出來。

    據說節度使跟金國皇帝的關系不錯,元日當日,金國皇帝還親自前往節度使的府邸,而宋、金官員在元日里看起來也是極為和睦,一個個趁著元日的喜慶,都是見面說著一些吉祥話,完全不像是有深仇大恨,或者是要打仗的樣子。

    “所以先生不如就從了長安百姓的心聲,離宋投大金如何?關山一役,宋廷的態度先生也是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了,這樣的朝廷,不值得先生如此忠心效力啊。”完顏璟窩在對面的椅子上,雖然房間里很暖和,但他卻是依舊披著厚厚的皮裘,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懶散,但那股帝王的氣勢卻也是絲毫不減。

    葉青冷笑了下,繼續泡著茶道:“想什么呢你?如今還流傳著說你完顏璟是逃往出來的,是尋求我葉青庇護的呢,怎么樣兒,要不你考慮考慮,干脆別當什么皇帝了,來京兆府路跟我一同做宋臣之名、行諸侯之實如何?”

    “那樣的話,皇爺爺不會放過我的,皇爺爺如此看重我,把大金江山交到我手上,我不能把大金國的社稷就這么輕易的毀于一旦啊。”完顏璟無奈的說道,窗外的陽光明媚,透過新換的頗黎灑進了房間內,讓人恍惚間,仿佛都能夠嗅到一絲春天的氣息。

    “陳新喜,你要是再拿白眼翻我,你信不信我把你扔進護城河里喂王八去?”葉青給完顏璟倒上茶水,翻了翻眼睛,對著完顏璟身后那一動不動的太監說道。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眼睛剛剛有些不適。”陳新喜還想翻白眼兒,但最終還是忍住了這個鄙視葉青的沖動。

    這個葉青簡直是無法無天,不單不承圣上對他的看重,竟然還慫恿圣上放棄帝位,與他一起做梟雄,簡直是豈有此理,其心可誅!

    完顏璟卻是根本不理會葉青對于陳新喜的嚇唬,自從元日前在城門口陳新喜想要給葉青一個下馬威不成后,陳新喜就被葉青列入到了黑名單當中。

    于是這些時日在長安,陳新喜就像是一條完顏璟的寵物狗一樣,時常會被碰見的葉青嚇唬、戲弄一番,而陳新喜又是敢怒不敢言,每次被葉青嚇唬、戲弄一番后,只能是在心里面不滿的哼哼兩聲,就連跟完顏璟告狀他都不敢,何況,人家就是當著他主人的面欺負他的。

    “皇爺爺當年留著你,沒有對你趕盡殺絕,是早就看出來了先生絕非是一個甘于人下的臣子,所以那時候皇爺爺認為,留著先生或許對我大金有利,因為皇爺爺相信,早晚有一天先生你會跟宋廷翻臉的,那時候只要我大金在危及時伸一把手,就能夠得到先生這樣的大才為大金國效力。皇爺爺決斷對了一半,先生如今跟宋廷確實是貌合神離,但……依然是沒有投金的念頭,可惜啊。”完顏璟有些遺憾的嘆問道:“所以我很想知道,先生未來打算如何?真要就靠著這五路之地自立為王不成?難道先生不清楚,宋、金之間的夾縫可不是那么好生存的,一旦宋廷當機立斷,大金國再陳兵黃河,先生可就不會再像關山一役那般好運了。”

    “那你派乞石烈諸神奴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葉青端著茶杯輕松的問道,院子外面,白純、紅樓,跟一個嬌滴滴的女子,此時正說說笑笑的向這邊的房間走來。

    “當然是想要大義滅親啊。”完顏璟毫不隱瞞的說道:“畢竟那樣的話,宋廷于我大金就不再是一個威脅了,我也就能夠騰出手來,專心致志的對付草原上的韃靼人了不是?”

    “臉皮是越來越厚了啊你。”葉青沖著完顏璟的坦誠豎起大拇指,而后道:“所以既然一計不成那就再施一計,不能除去那就親自過來再次拉攏。但是你也太沒有誠意了啊,數十輛馬車里,也沒有我想要的那么多金銀,這怎么行?”

    “皇叔既然答應了跟您的盟約,我自然是會遵守。那些不管是當年的趙構,還是現如今的趙昚,還是在位的皇帝趙惇,念念不忘的他們祖宗的那些字畫真跡、遺物等等亂七八糟,我都會如數交還的,只是距離京兆府太過于遙遠,我怕一路上會有損毀,所以已經派人應該在這幾日后,連同您要的黃金兩萬兩、白銀共計二十五兩都會送達到濟南府,到時候先生您派人接收就是了。”完顏璟笑嘻嘻的說道。

    “小心人財兩空。”葉青漫不經心的說道。

    “所以我才來京兆府,就是想跟先生您親自較量一番,看看我如今是否是先生的對手,是否能夠從先生手里占到些便宜。”完顏璟自負一笑,而后視線望向了門口,隨之便是微笑著站了起來。

    白純與那年輕的女子一同出現在了房間的門口,兩人身后并沒有紅樓的身影,葉青扭頭看了一眼,而后便笑著問道:“長安城逛的如何,可有收獲?”

    白純笑著點頭,還未來得及說話,旁邊的女子李師兒,則便開口說道:“長安城在葉大人的治下也不過如此,比起燕京來還是相差很多。而且……。”

    李師兒一雙眼睛顯得古靈精怪,時刻都透露著一股北方女子該有的英氣,語氣一轉變的有些不屑道:“即便是到了如今,長安城的諸多百姓,依然還是把自己當成了我大金的百姓,所以葉大人也不過如此。”

    葉青低頭笑了下,而后便抬頭看向得意洋洋的完顏璟,見完顏璟沖著他聳了聳肩膀,而后才對著那李師兒道:“長安城繁盛的時候,燕京還不過是一個村落,至于長安城的百姓,一些百姓的劣根性罷了,不值得大驚小怪,更不值得我為此感到煩心。如果有一天我大宋統治了上京、中京數十年的話,金人也會認為他們是我大宋的百姓的。”

    “葉大人還是別做白日夢了,我大金三路大軍如今陳兵于渭水沿岸,想要奪回京兆府路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若不然的話,葉大人以為圣上為何敢于有持無恐的停留在長安?圣上如此看重你,即是因為葉大人曾為圣上之師,雖然并沒有教會圣上什么,但圣上卻是仁心善恩,是不想百姓再受戰爭之苦,所以葉大人也要懂得進退才是。”李師兒伶牙俐齒,葉青剛說完,她就如同連珠炮似的開始替完顏璟說服葉青。

    當然,其中對于葉青的不滿,除了因為葉青是他們大金國想要除之而后快之人外,便是因為其父李湘,被葉青扣押在長安的原因,以及她的兩個兄長,也都曾為葉青階下囚的這個原因。

    一旁的白純則是微微蹙眉,而后平靜的說道:“若是有一天,當你見識到了真正的繁華城池,如臨安、揚州、建康等地后,就不會再覺得燕京是天下間最為宏偉、繁華的城池了。”

    “葉夫人此言差矣……。”陳新喜見白純說話,而淑妃又像是有些怕那白純似的,竟是撇了撇嘴并沒有言語,于是急忙就要替淑妃出頭。

    “陳新喜,你要是敢再多說一個字兒,我現在就把你剁碎了喂狗。”葉青冷哼一聲說道。

    “奴婢……奴婢……。”陳新喜看著葉青那陰沉的臉龐,氣的是直哼哼,一時之間竟然還真有點兒不敢說話了,只是最終還是憋不住的反諷道:“這一會兒的功夫,奴婢已經不知道死了幾次了,一會兒葉大人要把奴婢喂王八,現在又要剁碎了喂狗,奴婢很想知道,葉大人到底打算如何處置奴婢。”

    “哼,宋人就是這般強詞奪理、顛倒黑白。對百姓說我大金殘暴,但實際上,殘暴的該是葉大人您吧?”李師兒再次抓住葉青的把柄嘲諷道。

    完顏璟一旁樂的喝茶看樂子,如同葉青訓狗似的訓陳新喜一樣,自從來到長安后,李師兒同樣是沒有給過葉青好臉色,逮住機會便會諷刺葉青一番,但即便是如此,李師兒卻是與白純相處的不錯,要不然的話,也不會趁著喜慶的元日一同逛長安城了。

    看著葉青被李師兒搶白的低頭喝茶,不再說話的樣子,完顏璟難得的心情舒暢,向著白純行禮后,示意李師兒跟白純離去,這才笑呵呵的看著面色陰沉的葉青道:“先生可認為我這一次贏定了?”

    葉青抬頭看了一眼準備坐下的完顏璟,想了下道:“你沒有贏得可能。”

    不等完顏璟發問,葉青便繼續說道:“當年我就曾跟你說過,不要本末倒置,放著強敵不去理會,反而把目光一直放在我宋廷身上。”看著神色逐漸不再嬉皮笑臉的完顏璟,葉青再次嘆口氣道:“到現在也是如此,你想借著與我大軍一戰來提高士氣,從而來平衡對韃靼人那邊的弱勢。但這恰恰說明了,你現在開始忌憚韃靼人了,如今兵行險招,只是想要把從韃靼人那里的戰敗損失,在宋廷身上找補回來而已,但完全不可能扭轉頹勢,更無法阻止韃靼人一統草原。我不知道你是否跟扎木合結下了什么盟約,或者是你很自信扎木合暫時還無法對你們構成威脅,因為草原上還有另外一個新崛起的強大部族,乞顏部的鐵木真,你打算等他們斗個兩敗俱傷的時候再行漁翁之利,可對?所以在你離開燕京之前,應該是給予了扎木合承諾跟支持,比如你會支持他來除掉鐵木真……。”

    “所以先生會幫鐵木真抗衡扎木合,以此來牽制我嗎?”完顏璟直接問道。

    葉青緊緊的盯著完顏璟那明亮的眼神,緩緩地吐出兩個字:“不會。”

    “不會?為什么?”完顏璟有些詫異,按理說,這個時候葉青就該跟鐵木真一同來對付他與扎木合才對啊。

    “因為扎木合不是鐵木真的對手,因為鐵木真不需要我的幫助,因為他不想我染指草原,還因為……我不愿意看到他們踏過那殘破的長城,就如同遼國、以及你們當年一樣霍亂中原、民不聊生、生靈涂炭。中原百姓再也承受不起這樣的霍亂了,如此下去,可能于我們宋人而言,就是滅種之危。”

    葉青深深的吸一口氣,以前所未有的嚴肅說道:“從始至終,或許從來沒有人相信,我葉青奪回五路、光復中原、鎮守黃河沿岸是為了民族氣節與民族存亡。但我一直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該做什么,或許以前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有朝一日我能夠做到我說的那些豪言壯語。畢竟聽起來十分可笑,看起來更為可笑,明明我葉青眼下所做的一切,都像極了是要裂土封侯,與民族的生死存亡毫無關系,明明就是一個判臣賊子所走的封喉稱雄之路。但……我卻是知道眼下正是金、宋唇亡齒寒之際,金亡了,宋離亡國滅種之路也就不遠矣。看看如今華夏大地的所有城池、所有百姓,想想當年的長安盛世、萬國來朝的璀璨景象,所有的盛世家底兒才經歷了幾代人,就已經都被毀滅的差不多了,若是一旦韃靼人入主草原,占據了金、宋眼下所有的疆域,當堅城在他們眼里成了累贅,良田上的糧食不如春生秋萎的草原那般誘人,當所有的疆域,他們都想變成遼闊的草原時,農耕治下的百姓何以為生?浩瀚無垠的中原文明停滯、倒退,千年來的華夏民族雖不會斷層,但誰來繼承、發揚,如何再繼續進步?”

    “所以……所以先生你會如何抉擇,就是這個時候。”完顏璟有些干澀的吞了吞唾沫,剛剛說那番話的葉青,在他眼里變的極為陌生而又偉岸,雖然有一些事情他還無法理清,但看著葉青那張認真嚴肅的臉龐,他卻是絲毫不懷疑,剛剛那一番話,絕對是葉青的肺腑之言。

    完顏璟身后的陳新喜,就像是頭一次認識葉青一樣,不再像之前那般,葉青說一句話他就翻一次白眼了,這一次他如同是呆住了一樣,完全不敢相信,這樣大義凜然的話語,竟然是出自這個梟雄的嘴里。

    而且這個梟雄,還是很有自知之明,很清楚的知道,這天下人,沒有幾個人會相信他的那些大義之言,但他又愿意堅定的在天下人的嘲諷中,走自己認為該堅持的路,即便是被天下人認為,他是要裂土封侯的梟雄,是大宋的判臣賊子,但他也依然要堅持著繼續走下去。

    “我答應過你,不在金國兩難之時趁人之危,所以我便不會趁人之危,更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在與韃靼人的交戰中,節節敗退而無動于衷。我雖然想要奪回失地,親自鎮守長城內的中原疆域,但我也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所以在我沒有把握趕在韃靼人之前,從你手里奪下煙云十六州前,我便會盡自己所能的幫助你抵抗韃靼人、牽制鐵木真,直到我覺得我有能力,能夠搶在韃靼人之前,拿下燕云十六州,守住中原的大好疆域。”葉青極為坦誠、神色同樣是十分真誠、嚴肅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其實……其實先生早就有此打算了,就算是當年在武州時,你的心中就已經有一個雛形計劃了吧?”完顏璟不知為何,卻是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笑的極為開心的問道。

    “不錯,當我在見到丘處機后,我就更堅定了我的推斷,韃靼人絕不可輕視,中原這大好的疆域,未來有一天,很大的可能將會成為韃靼人的牧場。所以這么多年來,東奔西走、南征北戰,我葉青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拒韃靼人于長城腳下,不得寸進中原半步。”葉青嘴角緩緩露出一抹自信、甚至是有些睥睨天下的霸氣笑容。
双色球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