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召喚夢魘
手機訪問

842 烏云 3

    “我們的力量勢單力薄,面對的是蘭英高塔的高能戰術部隊。那是完全由獵法者組成的高抗性刺客小隊。作為純粹法師的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人臉無奈道。

    “而且這件事調查了這么久,牽扯的勢力太多了。

    肯哈特也好,其余的幾個犯人也好,都是最終博弈,決出的犧牲者。

    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案子能決定的結果了。”對方解釋道。

    “也就是說,無論肯哈特是不是兇手,他都必須認罪?”朵拉冷聲道。

    “可以這么說,我們盡力了,朵拉。抱歉。”人臉歉意的回道。

    “我明白了。”朵拉面色越來越冷。“我理解你們的立場,之前你們欠我的人情,算是還清了。”

    “謝謝你的理解。那么,告辭。”人臉最后回了聲,緩緩消散。

    朵拉怔怔的站在試驗臺前,平日里自己最感興趣的實驗素材就擺在她面前,但她現在一點也沒興趣。

    良久。

    她才動作木然的收拾東西,然后一步步的走上二樓。

    來到二樓的召喚術實驗室,她從墻角里拖出一個碩大的木箱子。

    打開蓋子,然后木然的,一件件的從里面取出,曾經她上戰場時,使用的各種裝備和魔導器。

    肯哈特身為靈災學院副院長,看似位高權重,但實際上,在同層次,在這個案子里,能夠幫助他的人,除了她再無其他。

    以往時候,那些看似牢固的關系,看似穩固的利益同盟。在面對蘭英高塔的宣判時,都如風中的燭火般,一吹即滅。

    “肯哈特,看看吧,叫你不娶個好老婆,不攀附上頂尖名門。叫你當初拒絕諾依曼公主的示愛。”

    朵拉輕輕將一塊黑暗寶石扣進一把像法杖,末端卻又長滿了尖刺的黑色武器頂端。

    “現在好了,出事了都沒人幫你。要是當初你成了諾依曼的男人,現在說不定就有傳奇強者幫你出頭。也不至于淪落到成為替罪羊的地步。”

    她喃喃著,臉上的神色一點點的變得越發堅定。

    “叫你一直不結婚。一直和我這個老女人曖昧不清。一直自以為是,不聽勸告。”

    “現在完蛋了。”

    她穿上黑色的精致半身甲,握住法杖般的尖刺武器,站起身。

    “現在,所有你以前引以為傲的關系人脈,都放棄你,和你拉開距離了。

    估計就只有我一個人,愿意過來給你收尸了。”

    她開始一一的佩戴上曾經使用的強大戒指和項鏈等首飾。

    一名真正的戰斗法師,還是不缺錢的戰斗法師。那么不管男女,一定會是全身能戴首飾的地方,全部戴滿。

    戒指,耳環,項鏈,項圈,額飾,手鏈等等等等。

    所有能戴的地方,全部戴滿。

    看上去就像暴發戶。

    但這才是有錢的戰斗法師真正的戰爭姿態。

    “好了,等著我,別死太快。”朵拉站在光焰的暗影中,法杖一頓地。

    她正前方緩緩張開一道橢圓白色光門,那是通往前往蘭英高塔的浮空船港口所在。

    就算只有她一個,拼上一切,她也絕對要救下肯哈特。

    翠景要塞。

    維爾利伯爵看著妻子林薇來回不斷的在臥室里走來走去。

    從剛剛接到信件后,她便一直處于這樣狀態。焦躁,不安,震撼,難過。

    “肯哈特的案子么?”伯爵無奈問。

    早在一年前知道這個案子后,他便發動了所有自己的人脈和關系。希望能幫到小舅子一把。

    但很可惜,他雖然在地方上是領主貴族。但這樣的力量,對于法師而言,完全不算什么。

    他的身份換算成施法者,影響力也就和一個七八級中階法師差不多。頂多就是能調動的普通勢力多一些,僅此而已。

    在面對蘭英高塔這種傳奇勢力時,一樣的無力,一樣的無計可施。

    “我到底該怎么辦那可是我唯一的弟弟!”林薇停頓下來,痛苦的閉上雙眼。

    能夠做的她都做了,家族里的錢大部分都調集出來,作為活動這件事的資金撒了出去。

    人脈關系,連丈夫的也全部發動了。可現在,結果還是

    維爾利伯爵輕輕抱住妻子,看著她埋進自己懷里,眼淚無聲的不斷涌出。他心頭也不好受。

    但面對傳奇勢力的無力,讓他同樣也無計可施。

    對于傳奇強者,就算是國王王室,也必須慎重的對待。更別說他只是全國上百伯爵中的一位而已。

    他這樣層次的領地伯爵,在全國有上百位。

    而蘭英高塔的那般傳奇勢力,在全國只有七個。

    這中間的地位差距,懸殊實在太大太大。

    “我們現在什么也做不了”林薇低聲的帶著絕望的哭泣著。

    他們甚至連處決地點在哪,什么時間,都不知道

    畢竟肯哈特也是一位高階法師,而且還是高階法師中也算實力不錯的。

    為了避免各種意外發生,處決地點和時間都是絕對保密的。

    而且所有和肯哈特相關的人,都暗中有著蘭英高塔的暗子監控。防備出現一切意外。

    一位高階法師的審判,各方博弈,利益爭斗交換下,足足拖了一年多,最終下達判決。

    而這其中,原本早就應該得出判決結果。

    為什么拖延這么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林盛到處亂撒結晶,引發了不小的混亂。

    蘭英高塔,密法廳。

    伍迪耶百無聊賴的端坐在高位,俯瞰下方座位上挨個匯報信息的諸位高階師。

    關于靈災學院副院長肯哈特的判決流程,已經走到了尾聲。

    其實對于整個案子,伍迪耶本人看得非常清楚。

    他的女兒監守自盜,販賣裝備出去,導致特殊部隊因此被針對克制,最終全滅。

    這件事他非常清楚。

    后面金穗栽贓嫁禍,他同樣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那是他女兒,漂亮可愛,天賦也很不錯。

    所以這種小事,就任由她調皮一下也沒關系。

    這事之后,再揭穿她,敲打敲打,也算是給她的一次挫折和成長。

    至于肯哈特。

    對于肯哈特和白巖林地不清不楚的關系,他同樣也很清楚。對此他早有不滿。但肯哈特依舊毫無所覺,照樣和白巖林地一直保持聯系。

    這事不算大不算小,就看伍迪耶愿不愿意追究。

    之前他是懶得主動動心思追究,而這次金穗動小手段,正好他也就此機會,同時處理掉肯哈特。算是給其他高階法師一個警告。
双色球中奖号码